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家庭乱伦  »  [生物原虫](13)[作者:qinqiyan]
[生物原虫](13)[作者:qinqiyan]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天堂 av电影 亚洲av av在线 av视频 欧美av 成人av 日本av]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583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3。治病?
 
  看是敏芝姐,我心里倒平静下来了,仔细看了看她,她侧靠在门框上看着我 们,但是双腿却紧紧地交叉在一起,看她脸上的表情也不是愤怒,反而是一种玩 味的意思。
 
  见她这样,我心下笃定了些,就在今天了!如果我的推测不错,她恐怕并没 有去买东西,刚才一直就在屋里来着,否则怎么就这么巧,我跟干妈正准备再来 一次的时候她出现呢!正好我还没有射,『治疗』还没完成呢!干妈没能治好, 就让她女儿来嘛!
 
  干妈一开始脸上满是惊诧的表情,拉着被子紧紧地裹着身子,微微颤抖着, 脸埋在我的身后,当她看到是敏芝姐时,身体的颤抖也缓解了不少,几分钟之内 就恢复了平静,脸上也没有挂着相。
 
  我跟干妈对望了一眼,我对她微微一笑,眼神往敏芝姐那边一扫,干妈刚开 始有些讶异,似乎不是很明白我的意思,我又笑了笑,伸手在她腰上捏了一下, 她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敏芝姐,此时敏芝姐脸上还是那种意味深长的笑容,干妈 一下就明白了。
 
  她裹着被子下了床,也许,尽管被女儿抓了个正着,让她就这样赤身裸体的 从一个男人…哦不,我还是个男生,的床上下来,还是在女儿面前,还是会有些 不好意思的吧!
 
  敏芝姐瞥了我一眼,我『嘿嘿』地笑着,说道:「姐姐,咱这是治病,治病 明白?」
 
  她哼了一声,看着走到她面前的干妈,干妈推了她两把,把她推到了房间外, 顺手把门给带上了,紧接着就是她们住的房间门关了起来。
 
  然后我就听到她们在房间里说着什么,声音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只可惜她 们住的房间是在我的房间北面那一间,隔着一个过道,实在是听不清她们的对话。 
  只感觉干妈一开始轻声说着什么,敏芝姐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两人的气氛 好像还不算凝重。
 
  忽然敏芝姐大声说了一句:「哪有?我才没有!」
 
  干妈『扑哧』一声乐了,声音也略略高了一些:「你是我女儿,我还不懂? 再者说了……」声音又低了下去,听不清了。
 
  敏芝姐没有答话,两人都没有说话,就这么沉默了几分钟,干妈又说道: 「你自己摸摸看!」接着我就听到了像衣服掉在地上的声音。
 
  也不知道两人在干嘛,一点声音都没有,不到一分钟,又听到干妈说话,似 乎是说了一句:「是不是?」同时也听到了敏芝姐若有所思的一声「嗯……」 
  说完这些,又过了两分钟,她们的房门就打开了,我这边的门也打开了。 
  两个女人来到我的房门口,干妈在前,敏芝姐在后,干妈身上的被子已经不 在身上了,晃着两个挺翘的奶子就进来了,来到床边就开始穿她的内衣内裤。敏 芝姐并没有进来,而是站在了门口。
 
  干妈一边穿着胸罩一边看着敏芝姐,说道:「进来啊!忘了我刚才跟你说的 啦?」
 
  敏芝姐朝我脸上看了看,又看了看我依旧挺立的黢黑黢黑的鸡巴,笑了笑, 说道:「我还是等你出来吧!不然多别扭啊!」
 
  干妈此时已经穿好了胸罩和内裤,听了她的话说道:「你还别扭,我是你妈, 有什么好别扭的!」说着她抱起了床上的衣物,「好啦!我出去穿,你进来吧!」 说着在我脸上亲了一口,轻声说道:「看你的咯!」
 
  也不管我错愕的神情,她径自就出了房间,出门后还把敏芝姐一把推了进来, 把门关了起来。
 
  房间里就剩下了我跟敏芝姐,别看想着应该很容易跟她上床,真到了这个时 候还是有些尴尬。
 
  敏芝姐站在床尾,就这么跟我对望着,我此刻只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我的鸡 巴还一直挺立着呢!我有些羞愧地伸手在床上摸着想把被子拿过来盖上,一摸才 发现被子刚才被干妈带出去就没拿回来。
 
  「额……」好尴尬……我脸上一热,看敏芝姐有些想笑又不能笑,赶紧打了 个哈哈:「姐姐,你有没有觉得有点冷啊?」
 
  敏芝姐『噗』一声笑了起来,道:「还以为你有什么高见,冷什么冷啊!也 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这还没到深秋呢!」
 
  我『嘿嘿』一笑,说道:「是是是!姐姐教训的是,那现在小弟觉得有些冷, 要不……你来帮我取取暖?」
 
  敏芝姐又笑了笑,说道:「好啊……那就让姐姐来跟你做些暖和的事情吧!」 
  说罢,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敏芝姐已经开始脱衣服了,今天她穿的是秋款连 衣裙,下身深灰色的丝袜,没几下就让她脱干净了。还说别扭……我看干妈就算 在场她也能脱得这么快呢!
 
  到底是年轻啊!她的奶子直挺挺、圆鼓鼓的,不仅没有下垂的迹象,乳头还 微微有些上翘。乳头的颜色是偏褐色的,但是全身都是雪白一片,将那有些褐色 的乳头还衬出了些微的粉色。
 
  往下看腰肢纤细,小腹平坦,三角地一片黑黝黝。看到这身材,我感觉鸡巴 跳动了一下,嗯……看来是应该让她来给我治病。
 
  我再次『嘿嘿』一笑,说道:「姐啊,我还是不够聪明啊,什么叫暖和的事 情啊?」
 
  敏芝姐瞄了我一眼,也不说话,直接爬到床上,往我这边爬了过来,每爬一 步,她那雪白的屁股就一扭一扭的,直是晃人眼的白啊!
 
  爬到了我的鸡巴处,她的眼睛就直勾勾地盯着它,嘴微微张着,愣着也不说 话也不动。
 
  『咕』,听见这声音我差点乐了出来,敏芝姐居然咽了口口水。
 
  她似乎也发现有些不合适,瞪了我一眼,用力吹了一口气在鸡巴上,这感觉, 明明是在挑逗我呀!
 
  她往我这边再爬了些,直到鸡巴和她的小穴在同一位置。
 
  立起身,敏芝姐张开了腿,跨在鸡巴的上方,我这是才能看一看她的小穴, 看起来却也是嫩嫩的,说不上粉粉的,但也不是黑黑的,只是带了一些褐色,这 颜色其实也挺美的。
 
  「哼!臭小子,既然你不方便,就便宜你了,让姐姐也尝尝你这根宝棒!」 敏芝姐脸上虽然是一脸的高高在上,但是小穴流出的淫水却把她出卖了。 
  我心里窃笑着,脸上却不能表现出来。于是,我坐起了身子,准备接下那令 人期待的快感。
 
  面对着敏芝姐那饱满坚挺的乳房,我像一个饿极了的婴孩,忍不住的含了上 去,并用手玩弄着另一边的乳头。敏芝姐虽然冷哼了一声,但是一只手紧紧的抱 住我的头,还用另一只手急切的在我的腿间找寻那方才失散的小兄弟,我明白了, 受到了我的轻薄,她的淫性被激发得更强烈了。
 
  就在她摸到我的鸡巴以后,柔软的小手在我的龟头上抚摸了几下,看来刚才 干妈跟她交代了不能用手碰我的鸡巴下部。
 
  很快的在龟头上套动了几下,她就将鸡巴对准自已的小穴,靠着小穴中不断 流出的淫水,狠狠的沉下了屁股,吞入了我的半截鸡巴,原来正专心吸着奶的我, 突然受到这般猛烈快感的袭击,忍不住的吐出乳头,抬起头「啊!」了一声,不 容我有所迟疑,敏芝姐把屁股稍稍上提,待阴道渗出了点淫水后,又把屁股沉得 更低,直到她的阴道把我的整根鸡巴给紧紧的包住…不好,看来干姐确实是个床 上老将!这种手段实在是太爽了,我紧紧的搂住敏芝姐那纤细的腰,整个脸埋入 敏芝姐的乳沟里,呼吸变得十分零乱,眼看就要丢盔卸甲…「哦!哦…敏芝姐你 夹好紧…好舒服喔…」我急忙说几句话来分散注意力。
 
  「哼哼…舒服吧…让我好好治治你…啊…」敏芝姐的小穴里传来一股极大的 挤压和吸力。
 
  「啊!千万忍住!更可口的还在后头…」我在心里默默对自己说,不对劲啊, 怎么现在这么快就要射了?刚才跟干妈做爱的时候也是,一不留神就差点一泻千 里了。
 
  年轻人的好胜心作祟,使我不愿意让敏芝姐看轻了,于是我极力控制自己的 欲念,并大口大口地吸着气,好容易才将那已经上了弦的箭,给硬是忍住不发… 「怎么样?还行吧?」敏芝姐说道。
 
  「嗯!还好…还真是好爽…」我嘴硬着。
 
  「哼!还嘴硬,要不让你尝点厉害,只怕你以后不听我们的话。」敏芝姐说 着就又开始上下套弄,并且一次又一次的全根而入,虽然跟干妈一样的动作,但 是快感却远比干妈那时的强烈。
 
  「好敏芝姐!弟弟什么时候招惹您了,也从来没有不听你们的话呀?那这样, 以后你说怎么干就怎么干,我全部听你的就是。」射精的感觉已经上来了,我心 里很矛盾,也不知道到底是赶紧射还是再忍忍。
 
  「乖!这才是姐姐的乖弟弟。只要你乖乖听话,姐姐还有更舒服的绝活让你 受用呢!」敏芝姐说道。
 
  「嗯…敏芝姐!你的身子原来是这样的迷人…」我开始有一些轻浮了,伸出 手一手揽着敏芝姐的腰,一手在她的雪白的背部、臀部游走着,说道:「你不但 皮肤又细又白,奶子又大又挺,臀部既有弹性又会摇,尤其你的腰竟是这般的细, 抱着它让我有完全拥有你的感觉,还有…」
 
  「还有什么?」敏芝姐好奇地问道。
 
  「嘿!其实我最喜欢的还是你又热又紧的宝穴,它就像会咬人似的,把我的 鸡巴咬的好不舒服,要是可以,我还真想把我那两个蛋也塞进去,让它咬个够… 嘻…」
 
  话还没说完,敏芝姐忽然捧起我的头,送上火辣辣的香吻,并且主动的把舌 头伸进我的口中,任我吸吮、品尝。
 
  这热情的舌吻让我知道她的性欲已经彻底上来了,小穴不住的收缩着,一次 比一处强烈,几乎就要把我的鸡巴给夹出汁来,最后,我的龟头竟然感到一阵温 热。
 
  而敏芝姐还在跟我热烈的吻着,呼吸粗重带着喘息,身子却是一抖一抖的。 
  过了一会才平复了下来,嘴唇离开了我的嘴唇,还带出了一些晶莹的唾液线。 
  我促狭地笑着问道:「敏芝姐…你……泄了?」
 
  敏芝姐脸上还带着高潮过后的潮红,但还是板起脸摇着头说:「没有,姐姐 我只是一时憋不住,把阴精洒在你的龟头上了…」
 
  「嘿嘿!没关系,我那小乌龟就是最爱喝你那洒出来的玉液琼浆,就怕它嫌 你洒得少啦!」我故意逗着敏芝姐,说些放肆的话。
 
  敏芝姐脸上这才露出了一些笑意,说道:「嘴甜!好啦!我看也是该换你射 的时候了。好弟弟!姐姐这会儿就让你爽一爽,你在射精时,只要你每『啊』一 声,姐姐就会把姐姐小穴紧上一紧,好让你射得干干净净…」
 
  「嗯!来吧…」
 
  于是敏芝姐把两手搭在我的肩上,开始大弧度的套动。每一次的套动,她都 先缩紧小穴里的嫩肉,以加强阴道的紧度,使小穴能紧的抓住我的鸡巴,接着像 打算把我的鸡巴拉得更长似的,把屁股使力的往上拉抬,直到鸡巴只剩龟头的一 小部份留在阴道里,然后不理会我的任何反应,又一鼓作气的往鸡巴的根部坐去, 待龟头紧紧的抵住自己的穴心后,她立即又借着腰部的动作,用穴心把龟头紧密 的磨了几下,使得我舒服得叫不声来,只觉得三魂七魄,都快让敏芝姐的夺命宝 穴给吸走了…抵不过这种令人难以承受又难以割舍的快感,六神无主的我,一把 搂住敏芝姐的头,将嘴唇贴了上去,胡乱地吸吮着敏芝姐伸过来的舌头,并气急 败坏的哼着,直像一个正被开苞的小女生…敏芝姐到底是个床上老将啊,技巧比 干妈好太多了,尽管我使尽全力来抵挡敏芝姐一波强过一波的攻击,最终没能逃 过一败涂地的结果。
 
  就在敏芝姐套了二十来下时,我突然猛叫一声,接着用力的抱紧敏芝姐,敏 芝姐一定是知道我就要射了,阴道缩的更紧了,套弄得更快,以帮助我尽情的射 个干净。
 
  「敏芝姐…我要射…啊…」
 
  「喔……好弟弟…用力…射…啊姐姐也快了…全射进敏芝姐的小穴里……」 
  很快地,敏芝姐温暖的小穴开始没命的套弄着,使得那热红的龟头就像一头 逃窜的野兽,尽往她身体的最深处寻找可能存在的任何间隙,忽然间,我感觉龟 头冲进了一道软肉里。
 
  「啊……好弟弟……插进子宫了……」我居然击穿敏芝姐的最后一道防线, 龟头插进子宫了?
 
  我抬头看了看敏芝姐,之间她轻咬银牙,似乎是在忍受着痛苦,但是她的套 弄,以帮助我更加的深入却是更加的大力,夹力也愈发的大了起来。
 
  「敏芝姐…我…我…嗯…夹紧一点…要…要…啊…啊…」我大口喘着气说着。 
  「好…姐姐夹紧了…嗯……」敏芝姐也是哼哼着,似乎也快到边缘了。 
  忽然,敏芝姐小穴一阵收缩,一阵热流朝龟头涌来,我再也忍不住,将屁股 往上顶了两下配合着敏芝姐的套弄,将龟头顶住她的子宫颈,大量液体喷射进敏 芝姐的子宫内。
 
  敏芝姐被我一射,叫出声来,由于子宫已完全暴露在我那粗长鸡巴的射程之 内,敏芝姐的套弄变得更剧烈了,似乎要把那孕育生命的肉袋给撑破一般。 
  「好弟弟!亲弟弟!用力射…啊……啊……一滴也不要留,快把姐的子宫给 灌满了…啊!烫死人了…」
 
  良久,良久,我才把我那最后一丝液体注进了敏芝姐的子宫中。
 
  我将敏芝姐拉往身上,敏芝姐抱着我趴在我身上,小嘴一直不停的吻我的脸, 嘴里叫着:「小俊……小俊…大鸡巴…好弟弟……好鸡巴弟弟……姐姐…好爱你 ……干的姐姐…好舒服……嗯……嗯……」
 
  双眼迷蒙的敏芝姐,用手轻拂着我的胸口,似乎仍在期待着身体内那已停止 抽动、但仍持续颤动着的鸡巴,能吐出可能存在的任何液体…我双手抚慰着敏芝 姐高潮后身体,在她的双手,后背臀部轻轻的摸着,敏芝姐自鼻中哼出舒服的鼻 音。好一会儿,我们才从高潮中消退。
 
  又过了一阵,敏芝姐似乎是恢复了一些体力了,屁股往上缓缓一抬,『啵』 的一声,鸡巴从小穴里拔了出来,我也明显感觉到鸡巴没有原来那么硬了,有些 疲软的趋势了。
 
  敏芝姐翻身睡到我旁边,摸了摸床上,忽然笑道:「你现在还冷不冷啊?我 倒是有些冷了。」
 
  这时我再看了看我的鸡巴,发现它已经软了下去,动了动身子,疼痛感也已 经消失了!莫非真的是做爱就能治好的事情?
 
  嗯?不对……我总觉得这次似乎少了些什么,到底是什么呢?
 
  「哎呀,好冷,算了,我还是去我房间睡吧!妈!你也进来吧!」敏芝姐大 声喊了一句。
 
  门索一转,干妈走了进来,骂道:「你个丫头!怎么就知道你妈在外面!」 
  敏芝姐笑道:「尤其女必有其母呗!」她起身缓步走出了房间,起身的时候 大概是射的量太大了,小穴一下子流了一大摊液体,床上和地上都是。
 
  干妈看了看我的鸡巴,走到我身边说道:「小俊,怎么样?感觉好些了没? 我看这东西都已经软了,应该是好了吧?」
 
  我说道:「是啊,是好了,而且也不疼了,没想到干妈你想的方法还真是对 症下药啊!」
 
  干妈轻拍了我一下,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那小敏怎么没有变化呀?」 
  啊!对,干妈这么一说,我想起是哪里不对了,我的精液只要是射出来的肯 定会让人发生变化,怎么敏芝姐没有呢?难道说她这身材就算是完美了?一点点 改变的地方都不需要?
 
  我若有所思地想着,干妈忽然说道:「小俊你看!这颜色不对啊!」
 
  我一看,干妈正指着地上的一滩液体。
 
  颜色不对?刚才从敏芝姐身体里流出来的时候我并没有注意到,此时听干妈 一说,我急忙来到液体旁边,是精液?不大像啊,这液体不是精液那种带有一些 粘稠的感觉,反而是像水,不仅仅状态不对,连颜色也不对。
 
  正常的精液颜色应该是白色,在长期没有射精的情况下会出现淡棕色,可是 这液体,明显是一种灰色,仔细看的话还偏向灰黑色,最重要的就是气味的变化, 正常的精液虽然有些腥,却不会臭,可是今天射的这滩液体,颜色发黑不说,还 有一股难闻的臭味。
 
  怎么会有这种事情?莫非我的原虫没有作用了现在?这种原虫只能修复身体 的缺陷而不能永久存在体内么?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1-10-20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