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家庭乱伦  »  [朝云暮雨](42-43)[作者:爱的战士1]
[朝云暮雨](42-43)[作者:爱的战士1]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天堂 av电影 亚洲av av在线 av视频 欧美av 成人av 日本av]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1058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42)抚慰——婉儿的故事
 
  林公子发疯似得敲打着观赏用的单项玻璃,他不住的用正在流血的手敲打, 用头去撞,玻璃那边的韩璐毫不知情,正在极尽风骚的卖弄着自己的身体,不只 是处于何种目的与男人疯狂的交合。
 
  上前阻拦的香儿被狠狠的大了一拳,此时她爬起来正要往门外去,原本精致 的面庞,左面脸颊肿起,嘴角渗出血丝,慌张的大叫着保安,往外面跑去。 
  雨姐姐走了过去,大声喝止,「给我坐回去……叫什么保安……我来处理… …」
 
  雨姐姐严厉的声音让香儿吓了一跳,蜷缩在沙发上发抖。
 
  雨姐姐朝那头发疯的猛兽走了过去,「林泽凯……够了……」雨姐姐一声高 喝,林公子猛地转头看向她,「都过去那么久了……」雨姐姐还没说完话,林公 子一个健步就冲了过来,「你知道什么……你跟他们都一样……畜生……」林公 子一拳挥过来,雨姐姐向后躲闪摔倒在地上。
 
  我看的雨姐姐受伤,想要冲过去帮忙,「雨姐姐……」我叫喊着冲了过去, 还没跑两步,雨姐姐大喊,「不要过来……给我在老实待着……」我被雨姐姐吓 住了,没敢再移动。
 
  林公子已经骑到了雨姐姐身上,抓起雨姐姐的头发喊道,「都是你们……都 是你们……是你们把韩璐害成这样的……」重重的一巴掌打在雨姐姐脸上。 
  雨姐姐抬起头,看着小声的说着,「你要发泄是吗……那就全都发泄出来吧 ……」然后雨姐姐昂起头,大声说道,「我就是程心美……我就是程心美……当 年都是我做的……怎么样……都是我做的……」
 
  雨姐姐尖利的吼声和林公子暴虐的狂吼彻底把我搞糊涂了,林公子为什么会 莫名的的疯狂,程心美又是谁,雨姐姐为什么要说自己是程心美,开始只是一个 人疯,现在两个人疯,在这么下去我都要疯了!
 
  「你个畜生……」林公子一顿狂叫,对着雨姐姐猛猛的抽了一个嘴巴,雨姐 姐马上换手狠狠的打了林公子一巴掌,然后神经质的说道,「怎么……你还敢打 我……我是你妈妈……」雨姐姐说完,林公子的动作有些迟缓。
 
  我正听的云里雾里,雨姐姐接着说,「当年都是为了你好……你要能听我… …会有这么多事吗……记住你是谁……那样的女人……怎么能进我们的家门……」 
  雨姐姐向机关枪一样的说着,林公子忍受不了,大声说道,「我是谁……我 只不过是你们手中的掉线玩具木偶……韩璐是被你们逼成这样的……你们还害死 了我的孩子……」
 
  雨姐姐情绪也异常激动,大声吼道,「你的孩子……这样的脏货生的野种也 能做我们林家的孩子……你简直……」
 
  雨姐姐指着单项玻璃那头的韩璐说道,此时的韩璐赤裸裸的站在舞台上,被 两个男人前后夹着,像夹心面包一样,玉门和后庭都插着一根阳具。
 
  语言和画面的双重刺激让林公子彻底崩溃,他打断了雨姐姐的话,疯狂的吼 道,「你们……你们……」林公子语无伦次,不知道该说什么来表达自己的愤怒。 
  雨姐姐的声音再次响起,「我们林家永远也不会容忍这样低贱的女人……」 
  「哈哈哈哈哈……」林公子狂乱的大笑着,对着雨姐姐说道,「低贱?高贵 ……哈哈哈哈哈哈……你那高贵的姐姐,我那高贵的姨妈不是也在半夜爬上我的 哥哥的床吗……」
 
  雨姐姐楞了一会,马上说道,「你闭嘴……你知道什么……」
 
  雨姐姐还没把话说完,林公子冷血的一笑。
 
  「你不是很高贵吗……她不是很低贱吗……」林公子指着舞台上的韩璐说道, 「我看看这样你还能不能高贵起来……」林公子咆哮着,一把扯开雨姐姐的上衣, 漏出紫色的胸衣。
 
  雨姐姐反抗了几下,无奈林公子力气比她大,再加上处于疯狂的状态,根本 无从反抗。
 
  「你居然敢拉开我的衣服……我是你母亲……」
 
  我不知道这时候雨姐姐是在想办法脱身还是故意刺激林公子,林公子邪魅的 一笑,「哈哈哈哈哈……我今天就来强奸一下自己高贵的母亲……」林公子已经 彻底疯狂了。
 
  「不……不要……」雨姐姐的胸衣被林公子粗野的撕开,一对美艳的玉乳裸 露在外,林公子丝毫没有爱恋的情谊,粗暴的咬了上去。
 
  「啊……」雨姐姐吃痛,不住的喊叫,她双手抓住林公子的头,往自己的胸 口按,希望能通过让林公子喘不上的方法,从而松开自己的乳头。
 
  「你看看……你的乳头一样也立起来了……」林公子做起来,狠狠的抓上雨 姐姐的乳房,在猛烈的挤压之下,雨姐姐的乳头立马肿胀了起来,林公子指着舞 台上的韩璐说道,「你和那个低贱的家伙一样淫荡……」
 
  「来呀……来呀……」雨姐姐继续挑衅的说道,「你这个家族叛徒,有种就 强奸自己的母亲……来呀……」
 
  我不知道雨姐姐这时候为什么要再一次刺激林公子。
 
  林公子双手抓大雨姐姐的裤子上,垂坠的弹性纤维面料的裤子,随着锦裂之 神,从裤腰到裆部被撕开了一个大口子,紫色的内裤暴露无遗。
 
  林公子迅速解开自己的裤子,拉下内裤后,露出了自己半勃起的阳具,阳具 上沾染着点点滴滴的白色液体,我突然明白了,林公子在看刚才表扬的时候,射 了!
 
  「我要让你这个高贵的美妇变成淫荡的母狗……」林公子把雨姐姐的双手抓 起来,压在地板上,让雨姐姐的整个胸部暴露出来,他想野兽一样在与姐姐的胸 口寻掘着,林公子用膝盖分开与姐姐的腿,半勃起的阳具在雨姐姐的玉门钱摩擦! 
  「怎么样……怎么样……湿了吗……」林公子恶狠狠的说着,「父亲几十年 没有再和你同房,是不是想男人想的都要发疯了……」林公子一边说,一边又对 着雨姐姐的胸口咬了一口,雨姐姐闷哼着忍耐着。
 
  「哈哈……怎么……不仅有感觉了……还有要求了……」林公子戏谑的说道, 雨姐姐膝盖以上的大腿部分加紧,把林公子那半软的阳物夹在自己丰盈的大腿之 间,前前后后的摩擦着!
 
  「说话……」林公子抓住御姐的头发,恶狠狠的说道,「求我……求我草你 ……」
 
  雨姐姐凄婉的说道,「求……求你……草……草我……」
 
  林公子一阵狂笑,「哈哈哈……你的高贵哪去了……你的贞洁哪去了……原 来你也一样……只不过是个下作的婊子……是个应当的母狗……」
 
  林公子在雨姐姐的身上前后摩擦着,半软的阴茎一点没有抬头的样子,雨姐 姐的一只手缓缓的摸到林公子的胯下,手掌包裹着睾丸,轻柔的抚摸着,半软的 阴茎慢慢开始有了起色。林公子看到自己的凶器已经抬头,迫不及待的拉开雨姐 姐的内裤,漏出玉门,把自己的阳具往里面塞。
 
  「看看……看看……你就是想把我变成这样的……对不对……你就是想把我 变成这样……」林公子大声叫嚷着,趴在雨姐姐身上不住的耸动着。雨姐姐一只 手扶着林公子的背,一只手把自己上半身撑起来,双腿分开,最大限度的接纳着 男人的阳物。
 
  这时候林公子把雨姐姐压在身下,而舞台上的广播此时也响起了,「各位贵 宾,酒池肉林马上就要进入最后的阶段,我们活动的高潮也将开始,从现在开始, 场中的4位美女将单独服务个人,大家可以再她们四个人身后排队,各位贵宾每 对射一次,听好了,是直接射进去,没射一次斗门就会得到一个积分,积分最高 的,将会获得今晚的大奖,那么,各位,开始吧……」
 
  主持人话音一落,包括韩璐在内的四个美女就各自占了一个地方,男人们纷 纷开始排队,在四位美女身前排起了对,韩璐那一组是人数最多的!
 
  巨大的单向玻璃展示着场内的一切,韩璐这些女人们又要开始一轮新的游戏, 舞台就好比是一个搞笑的综艺节目,最后要品出全场最佳,男人已自己的精液为 选票,一人一票,把自己最中意的女人送上领奖台。这种变态的趣味把女人们当 做了乞讨男人欢愉的工具,她们用自己的身体,一遍一遍的取悦这这些男人。 
  林公子瞬间石化了,他的动作停下了,随着全身微微的颤抖,泪水滴滴答答 的流了下来,他四肢着地,缓缓的小声抽泣着,就像一只在冬天在路灯下取暖的 流浪狗一样,说不出的悲凉和无奈。
 
  雨姐姐把林公子拉起来,安放在沙发上,林公子低着头,泪水夺目而出,雨 姐姐示意关上单向玻璃。香儿已经恢复了,她迅速起身,拉上了幕布,关上的音 响,切断了包厢和外部的所有联系,整个包厢,一下安静了下来。
 
  林公子坐在沙发上,抓住自己的头,泪水就像下雨一样,不住滴淌,从狂怒 的爆发到瞬间的崩溃,我不知道林公子经历了什么,但这种巨大的转变,往往都 伴随着内心的几轮破碎。
 
  雨姐姐走到林公子身边,轻柔的抱住了她,缓缓的说道,「这么多年了,人 的变化很大,不管你能不能接受,已经变成这样了,你拜托我寻找韩璐已经有段 时间了,我一直不忍告诉你她的消息,不管是你,还是她,你们的相见只会让伤 痕加剧,她已经忘掉你了,也请你忘掉她……」
 
  雨姐姐缓缓的说着,林公子在她怀中哭泣着,「是我害了她……害了她…… 我对不起她……」林公子扯着嘶哑的嗓子呼喊道。
 
  「你、她、包括你的母亲,都没有错,是时间的错,让你们再错误的时间见 面了,错误已经铸就,我们就不要再执着于过往了,想办法帮帮她吧,也许你心 里会好受一点……」
 
  林公子的情绪渐渐平复,在雨姐姐的怀里小声抽泣着,雨姐姐在刚才的施虐 中,已经是衣衫褴褛,裸露的酥胸,裆部大开的裤子,这些她都还不在意,还是 讲林公子温柔的搂在怀里,用自己身上的母性气息缓缓的融化林公子。
 
  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我和雨姐姐站在马路上,林公子已经上车,他 摇下玻璃,没有直视我们,又恢复了那种淡然傲慢的状态,冷冷的说道,「今天 的事情,我希望……」
 
  雨姐姐打断了林公子的话,「我知道,没发生过,韩璐这个人我也不记得, 我从没和你一起来过这里……」
 
  雨姐姐点了一根烟,缓缓的吐着烟圈,机关枪一般把林公子担心的事情一下 都说完了。
 
  林公子有点尴尬,咳嗽了一声,说道,「那个……谢谢……」没想到这么高 傲的贵公子,也有感谢别人的时候。
 
  「想个办法,让她脱身,去最好的戒毒所,需要钱还是人,直接给我打电 话。」林公子对雨姐姐嘱咐道,「个人有需要帮忙的,给我打电话……」 
  雨姐姐低着头,没有看林公子,「不要太感谢我,咱们只是互相帮忙,这个 人情,早晚需要你还的……」雨姐姐把烟头扔掉,抬头看了看这间春舍,说道, 「我会想办法……给她新的生活……」
 
  林公子的车已经远远的走了,我和雨姐姐站在马路口,这本就是市郊,不好 打车的,我们已经等了一会了,也没见出租车的踪影。
 
  「雨姐姐,那个林公子是这么回事呀,韩璐又是谁呀……」我小声的对雨姐 姐说道,经历了这么多,我对这里面的事情越来越感兴趣了。
 
  「小丫头……就知道瞎打听……」雨姐姐点了一下我的额头,我撒娇的说道, 「姐姐姐姐,告诉我吗……」我拉着雨姐姐的衣角说道。
 
  「好吧,你也都见到了,告诉你也没什么。」雨姐姐将林公子的事情娓娓道 来,「林公子家时代从政,都是政府的大官,他妈妈一家是海外的商人,林公子 即使官二代又是富二代,是个标准贵公子,林公子的姥爷没能生出男丁,按照她 们家族的传统,就要让旁系,也就是其它家族兄弟继承家业,林公子的母亲不愿 意家业外流,就撮合自己的儿子取自己的妹妹,作为家族的继承人,林公子当时 已经有女朋友了,而且女朋友还怀孕了,当然不愿意。」
 
  雨姐姐站累了,索性坐在马路牙子上,继续跟我说,「林公子的妈妈就和那 个女孩谈,想让她离开林公子,不知发生了什么口交,林公子的妈妈退了那姑娘 一把,孩子就没了,林公子当场就跟家里闹翻了,后来林公子的爷爷知道了他和 外面的女孩子谈恋爱,还有了孩子,很生气,强行把林公子送到国外,还把那个 女孩子想办法送到外地,自此,林公子就和家族彻底闹翻了。」
 
  雨姐姐悠闲的跟我扯着八卦,我问了一句,「那个怀了林公子女孩子的人, 就是韩璐吧……」
 
  雨姐姐看了我一眼,没好气的笑道,「小丫头乱猜什么……」
 
  我觉得自己猜得差不多,追问道,「是不是嘛……是不是嘛……」
 
  雨姐姐有点沉默,叹了口气说道,「哎……都是苦命的人……听说当时韩璐 被那家人迫害的挺惨的……最后跟了一个当地的混混,染上了毒瘾,被那个混混 逼着出来做小姐,后来几经辗转来到了这里……」
 
  我听到这里也有些惋惜,本来是两小无猜的爱情故事,然后发展成为狗血的 豪门恩怨,最后还来了个人间失格的黑色结局,想来也是痛惜呀,看人女人找对 男人很重要的。想到这里,不免出现了老公的样子,暮云,很快就能见到你了, 我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没被大灰狼吃掉,终于就要回来了。
 
  「雨姐姐,我一会就回自己家里,你去哪里呀,我以后去哪里找你……」我 对雨姐姐问道。
 
  雨姐姐抬头看着我,说道,「怎么,这么快就想把我甩开呀……」
 
  雨姐姐开着我的玩笑,我却有点着急了,「不是的……雨姐姐你救了我这么 多次……我感谢还来不及了……你是我的好姐姐,一生一世的好姐姐……」我着 急的脸都红了,雨姐姐帮助我这么多,我怎么能忘记她呢。
 
  「可是……我出来好几天了……家里也有些事……」我着急的解释道。 
  雨姐姐打趣的说道,「我看不是家里有事吧,是你哥小丫头想老公了吧… …」
 
  「哪有呀……也不是了……」我被雨姐姐问的脸都红了。
 
  「哎呀,你看看你,想就像了吗,都结婚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雨姐 姐继续说道,「我呀……在这边不想待了,跟你去H市吧,顺便见见那个你说的 好妹夫……」
 
  我知道雨姐姐在这边得罪了张世明他们几个,可能去还个地方生活了,我也 觉得心里过意不去,「雨姐姐……要不你先住在我家里……家里地方小……」 
  雨姐姐打断了我的话,「傻丫头,你姐姐我生意遍天下,这个用不着你操心 ……」雨姐姐笑着对我说。
 
  「对了……你老公叫什么云是吧……」雨姐姐问道。
 
  「嗯,秦暮云,很帅气的名字吧……」我笑着回答雨姐姐。
 
  「他……是不是脖子上有个铜钱一样的胎记……」雨姐姐问道。
 
  「是呀……样子很特别的……咦……雨姐姐,你怎么知道的……」
 
  雨姐姐摸摸我的头,说道,「我看你手机屏保……上面是他说的照片吧… …」
 
  说话间来了辆出租车,我和鱼姐姐呀一起前往火车站,乘坐最后一班火车。 

              (43) 夜袭
 
  回归主线,视角切换为男主角。
 
  从实验室回来,我已经疲惫不堪,通过师哥在刘教授电脑上安装的软件,我 已经查请了刘教授现阶段的技术情况,他直接套用了那天晚上的验算成果,再加 上我前面整理的那些课题数据,直接汇编了一个实验报告,证明了从智能设备方 面研发机械学习的可能性,并结合现在的科技市场,规划了从研发到生产的路径。 
  看到这个结果,我还真是很生气,实验数据是偷我的,结论和研究防线分明 就是我那篇被毙掉的论文吗。大四的时候,老刘头还在整我,硬生生的毙掉了我 的论文,搞的我不得不在研究生的时候换了专业,要不然得要被这老头整死不行。 
  没想到刘教授拿着我的论文,如获至宝,这几年他的研究方向都是往这边走, 不断的丰富补充我的理论,成为了现在研究成果。
 
  对手的底牌都已经看光了,想打赢很简单,关键是要打的漂亮,一击击倒对 手,让他们没有翻身的余地。
 
  家里没有开灯,看来岳母和小柔都已经睡下了,我怕吵醒她们,蹑手蹑脚的 走进自己的小卧室。躺在床上,想了想这几天的事情,大事都考虑过了,就往女 人的当面想了过去。这几天在师母身上使劲折腾,强度了力度都是稍有的,师母 还真是耐操,不仅耐力好,恢复力也是极强的,还有那种大胆露骨的态度,真是 一道美味的熟女。
 
  对比一下,岳母就显得保守了许多,也是是因为身份的关系,岳母并不是很 能放得开,总有种抗拒的感觉在里面,不过正是这种身份错乱的感觉,和那种努 力压抑的浴火,让岳母的肉体更加迷人。
 
  婉儿也快回来了,和岳母的关系该怎么处理,这让我有些头疼,岳母的丰臀 肥乳我当然不能放弃,但要是婉儿知道了,那估计我的小命就不保了。想到岳母 那对面袋子一边的白皙巨乳,我的小兄弟又要抬头了,这几天和师母连番大战, 不仅没有消减它的意志,这家伙还越来越体力越来越好了。
 
  想到岳母的酮体,就变得口干舌燥了,我轻手轻脚的走出卧室门,想去倒杯 水喝。客厅的边上就是岳母的卧室,那半掩着的房门一片灰暗,乘着月光,隐约 等看到岳母的美脚。客厅对面的小卧室是小柔的,房门关着,似乎已经沉沉的睡 去。
 
  这时要是悄悄爬上岳母的床,在她小女儿的门口来一发,这是何等的刺激。 
  我傻傻的想着,没注意手中的水杯已经倒满,水弄到我裤子上,撒了一地。 我这边弄出动静,岳母的房间也有了反应,可能是梦中听到了声音,翻了个身, 发出了轻微的声响。
 
  算了,不要把岳母和小柔吵醒了,自己回来的就比较晚了。我蹑手蹑脚的回 到房间,爬上床准备入睡。
 
  性感温柔的婉儿,成熟端庄的岳母,青春活力的小柔,春花秋菊各有千秋, 要是一锅端了,那该多美妙。买个大房子,来个金乌藏三娇,光是想想都让人觉 得刺激,呵呵!我躺在床上睡不着,辗转反侧的幻想着,看着自己的小兄弟越来 越大,哎呀,实在不行就打一发手枪吧。
 
  我迷迷糊糊的撸着管,一只冰凉的手钻进我的被窝!
 
  起初我没什么感觉,直到那手的主人将半个身子钻进我的被窝,我才发觉。 
  我猛地坐起身,看到穿着轻薄睡衣的岳母正在往我被窝里面钻来。
 
  我刚要说话,岳母将手指放在我嘴边,示意我不要说话。
 
  「刚才就像偷偷的流进我房间里面吧……弄那么大响声……」岳母略带严肃 的说道,「小柔在那边房里睡觉呢……你了不能乱来……」
 
  感情小柔在岳母房里睡觉呢,听到这里我觉得不对,岳母你搞错了吧,我只 是去倒个水,没想着钻你被窝呀!
 
  我还没来得及说,岳母悄声说道,「婉儿快要回来了……」短暂的沉默, 「你……你可不能乱来……不能……不能让婉儿知道……」岳母低着头说道。 
  看着岳母哀怨的样子,我心里有些心疼,伸出双臂,把岳母抱在怀里。 
  岳母的娇躯微微一颤,立马变得火热。
 
  「你答应我……婉儿在的时候不可以……绝对不可以。」岳母倒在我怀里, 小声的说道,「婉儿不在的时候……你……你可以……来找我……」
 
  是呀,怎么能让婉儿知道呢,和岳母这个真是孽缘呀,这是我听到前半句是 的想法,岳母的后半句让我的想法为之一变,我本以为和岳母的那一次是个小插 曲,只是个故事,没想到这美艳的岳母还给我留下了再续前缘的机会,我心中一 片狂喜!
 
  「明天婉儿就要回来了……」岳母抱着我的脖子,在我耳边喃昵到,「今晚 ……狠狠的要我……多多的要我……」
 
  岳母的身子越来越烫,一股股的热风往我耳朵里面吹来,「你这个死鬼…… 几天晚上都回来……有了我还不够……还要在外面偷吃……」
 
  岳母是过来人,我几天晚上没回家,她能猜不出来我去干什么嘛,大家不说 破而已,况且也不是第一次撞见了(第一次是偷听到我和蓁蓁在顶楼)。岳母的 双手向我裆部摸去,轻柔的抓住我肿胀难当的小兄弟。我和岳母来来回回体液做 了三四次了,岳母对我的肉体已经很熟悉了。
 
  我抱住岳母,舌头深入她的檀口中,索取这那条温柔的香舌。饱满的乳房在 我胸口摩擦,像是示威一样的摩来摩去,搞的心里奇痒难当,我腾出一只手,从 乳房的下缘摸了上去。岳母的巨乳在容量上大过婉儿,但是不如婉儿的坚挺,但 是却有着很好的弹性,揉搓起来爽滑梳顺,让我爱不释手。
 
  乳头在在我魔掌下渐渐挺立,岳母口中粗气连连,火热的气息一波一波的用 来。岳母的双手抓住我的龙根,双手来回在阴茎上抚摸,掌心偶尔在龟头上摩擦, 那种妙不可言的触感一波一波袭来,马眼伸出的些许液体附着在岳母的手心上, 让这种摩擦更加舒爽。
 
  我的双手从岳母的肩头略过,穿过顺睡裙的肩带,顺着滑顺的曲线,双下滑, 将整体肩带拉了下来,那高城深沟一片粉玉,在月光的照耀下更显娇嫩。我急不 可耐的允吸了上去,舌尖卷上豪乳,双唇在乳沟中游走,恨不得一口吞下去。 
  「呼……」师母小声轻呼,自己坐直身子,把一对乳房抬得更高,双手温柔 的抱着我的头,五指在我发间游走。睡裙下窄小的内裤早已泥泞不堪,岳母双腿 盘在我腰上,跨坐在我身上,紧窄的玉门正对着我高耸的老二。岳母身子蛇一样 在我身上扭动,用自己的户门摩擦着我的阳物,我贪婪的允吸着她美艳的双乳, 把一层层厚重的粘液留在它们的表面。
 
  「呼……小云……嗯……」岳母痴痴的在我耳边说带,「来把……进来吧… …我受不了了……」
 
  岳母不断在我怀里扭动,像一种满身黏着的鱼一样。
 
  「慧然……慧然……」我在岳母耳边不住的嘶吼着,「我要要你……每天都 要要你……当着婉儿的面要你……」我粗重的气息拍打在岳母的脸颊上。 
  话语和行动的双重刺激,让岳母险些高潮,浅薄的液体湿透了内裤,印在了 我的老二上。
 
  我放开岳母,双手拉扯着她的内裤,岳母双手扶在身后,双腿分开,湿哒哒 的内裤瞬间就消失了。
 
  「啊……哦……」岳母忍者刺激,吼间发出阵阵颤抖,跨坐在身上,自己大 力的上下起伏着腰肢,想要我的阳物插得更快,更深。我抱着岳母的屁股,双手 用力,把岳母抬起又放下,猛烈的抽插着。
 
  浪潮,欲望的浪潮一波一波的逼近,我和岳母犹如惊涛骇浪里的小舟,随着 欲浪浮浮沉沉。我抓起岳母的屁股,将她仰面放到,双手将她搂在怀里,下体用 力冲击着,将快感一波一波的送进去,岳母全身激烈的起伏着,巨大的刺激让她 在寂静的夜里无处宣泄,尖利的牙齿咬上了的肩膀,用这种方式宣泄着自己的快 感,疼痛感同时也刺激着我,我精关一送,一股一股的灼热被灌倒了岳母的身体 深处。
 
  我躺在床上,满身是汗,大口大口的穿着粗气,肩膀的上的齿痕火辣辣的疼, 岳母从旁边过来,往我怀里挤了挤,拿起自己的薄纱一般的睡衣,帮我擦去额头 的汗水。我抓住岳母的手,把这个身材火爆,知道疼人的美艳岳母拦在怀里。 
  岳母对着我耳朵吹气,「小云……我想……我想再来一次……」
 
  我刚想找什么借口拒绝,岳母已经俯身到我胯下,将沾满粘液的阳具一口吞 了下去,一阵刺激传遍我的全身。
 
  ……
 
  已经是中午了,我才睡眼惺忪的起来,全身松弛无力,不是感觉呗掏空,是 已经被掏空了。岳母突如其来的夜袭,占用了大量的睡眠时间,等我起来,已经 是中午了。
 
  我磨磨蹭蹭的洗漱了一下,刚要到客厅吃饭,小柔吵吵嚷嚷的从外面回来了。 
  「……姐夫……你居然在家……几天了……你都跑哪去了吗……」小柔看到 我回来,对我叫嚷着。
 
  我疲惫的回答道,「小柔别闹了……姐夫加班好几天了……都快累死了… …」
 
  小柔身后是她的好闺蜜嘉嘉,见到我在,嘉嘉也礼貌的打了个招呼。
 
  「你们中午怎么回来了……」我对小柔说道。
 
  「下午要占用我们教室组织成人考试,我们下午休息……」小柔继续说道, 「姐夫……你天天加班很可疑哦……」小柔侦探一般的审视着。
 
  「小柔……姐夫工作很辛苦的,每天有很多事情处理,真的很累了……」我 无奈的说小柔说道,「你就放过姐夫吧,我辛苦赚钱,早日买个大房子,给小柔 还个粉红色的卧室怎么样……」我讨好小柔说道。
 
  「哼……好吧……这次先放过你……」小柔双手叉腰,没好气的说道。 
  吃完饭,我在卧室里面收拾资料,下午准备去一趟社区,看看能不能把店面 装修的事情解决一下,岳母早上起来就去店里面了,一个人先打扫一下,几个星 期装修下来,店里挺脏的。
 
  隔壁就是小柔自己的卧室,里面一会欢笑,一会大闹,看来两个小闺蜜聊的 挺H的吗,我八卦心起,趴在墙上偷听。
 
  「你去了吗……最后去了没有呀……」这是小柔询问的声音。
 
  「当然去了……那两个高三的哥哥那么帅……」嘉嘉回答道。
 
  「啊……那你们晚上……这么多人……」小柔不解的问道。
 
  「哈哈……傻姑娘……没听过群P吗……」嘉嘉毫不在意的说道。
 
  我去,这么重口味,都群P了,我还没有双飞过呢,啊不是,小小年纪怎么 不学好,不要把小柔带坏了,我在心底吐槽一下,继续偷听。
 
  「那天晚上大概20多个人吧,男多女少,加上两个高年级的师姐,大概也 就七八个吧,其他几个都是男的。」嘉嘉对小柔说道。
 
  「啊……那……那你们怎么那个呀……」小柔好奇的问道。
 
  「哪有什么不行的……我那天晚上同时被三个男人上了……连小屁眼都被弄 了……」嘉嘉说起这些连语气都不便,就像说自己的家庭作业一样。
 
  「啊……那……这么乱呀……」感觉小柔的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了。
 
  「人多了多好玩了……几个帅哥把我插来插去,简直爽翻了,我和小桐我们 两个人和高三的那个帅哥搞起来,太美妙了,最后我都不知道被射了多少次,身 上都是精液的味道,洗澡洗了两边才洗干净……」
 
  我实在听不下去了,现在的90后实在太会玩了,这个嘉嘉简直让我难以想 象,虽然那画面很美好,我也很期待,不,这种万恶的行为带坏了乖巧的小柔, 等婉儿回来我要跟婉儿说一下,小柔年纪还小,本来就处于青春期,不要被这个 家家带坏了。
 
  我一个大男人不好意思随便去说这个事情,我收拾了一下资料,转身出门去 社区办事。
 
  「您好……我想找街道主任……」
 
  社区街道办的看门大爷白了我一眼,「主任是你相见就能见的嘛……在这等 着……主任不在……」
 
  好吧,你们都是大爷,谁让我有求于你们呢。
 
  我在街道办公室门口晃了快两个小时了,才告诉我主任来了。
 
  进到街道办公室的二楼,最大的那一间就是主任的办公室。
 
  「主任你好……我是咱们街道商业街咖啡店的,我想……」
 
  我话没说完,那个女主任就严厉的说道,「你就是咖啡店的负责人!!查封 你们几天了,都不见个踪影,现在才来,来干什么?」
 
  我陪着笑脸说道,「主任……我们也是小本经营,只是想扩大一下店面,您 看……」
 
  我刚要解释,主任有叫嚷起来,「你想扩大就扩大了……那什么时候轮到我 想……你们这些做生意的……」
 
  主任断断续续的骂着,可是我此时注意力已经不再这些骂声了,这个女主任 让我觉得面熟,我感觉在哪里见过,是哪里呢。
 
  我想起来了,我以前跟踪程宇的时候,她不就是那个女孩子的家长吗。对呀, 就是她。不对,如果她是那个女人的话,那就是说,我在楼顶看到的,程宇上的 那个美妇人就是她。我的乖乖,勾引自己女儿的男朋友,和初中男生做爱的放荡 女人,就是眼前的女主任。
 
  「怎么……怎么不说话了……」女主任仍在教训这我,「你说什么也没用, 你那个小店,已经列为违规建筑了,给你们一个星期时间拆除,时限一过,我就 叫拆迁队的人来……」
 
  想不到眼前这个严肃的女主任居然是这么放荡的女人,我一时间有些接受不 了,但在当场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走吧……赶快回去拆除违规的建筑……」女主任见我不说话,对我下了 逐客令。
 
  我尴尬的笑了两声,快步退出办公室。
 
  在办公室的走廊上,我找到了街道办公人员公示墙,上面有所有人的照片和 级别,我找到了最上面主任的照片。
 
  年纪30岁所有,干练,大方,有一种内敛的威严,笑起来很官方化,一看 就是那种女强人类型的,不知道程宇这小子是怎么搞到手了的,陈曦宁,照片下 面是她的名字,我用手机拍了照片。
 
  我打开手机,程宇那小子拉我进去的那个微信群,还在不停的闪动着消息, 几个人在群里交换着各种搞女人的心得,约着下次群P的聚会,前两天程宇邀请 我参加聚会的消息还在。
 
  看来要处理街道这个事情,既简单,有麻烦呀!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1-10-20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