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武侠情色  »  [触手实验日记](02)作者:店小三
[触手实验日记](02)作者:店小三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天堂 av电影 亚洲av av在线 av视频 欧美av 成人av 日本av]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646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章
 
  中午的时候,我再度进了实验室。
 
  精灵女孩蜷缩在角落,由於先前的施暴,她的身上仍有多处红肿,最严重的 是双脚脚踝,不过这与我无关,是她在剥除触手的过程中不小心伤到了自己,不 过此看触手仍好好地抓住她的脚踝,表示她已经放弃挣脱了吧!
 
  看到我进来,脸上犹自淌着泪痕的精灵女孩,露出了恐惧的眼神——这是理 所当然的,因为她不晓得还会从我这边受到什么样的粗暴对待……虽然这一次调 教的主题,有一半在於主人的施舍。
 
  我拿出麵包,在她的面前晃了晃。
 
  看到食物,女孩的眼神明显波动了一下,但是很快地便转过头去,虽然上午 已经把她的反抗心摧毁了一次,但经过短暂的休息后又死灰复燃了。
 
  女孩不愿意吃麵包,在我的预料之内,根据报告,精灵女孩似乎对人类和魔 族的食物很排斥,这也是为什么运送过来以后,她会变得骨瘦如柴的原因,或许 是吃不惯,也或许是抗拒来自加害者的施舍,也可能两者兼具。
 
  不过,作为奴隶,吃不吃东西可不是她说了算的。
 
  我拿着麵包,慢慢地凑向她的嘴边,即便感到飢饿,女孩仍极力撇头,甚至 伸手推开,我稍稍加大力道,她也同样增强反抗,最后麵包被打落到了地上。 
  我的力气可没有这么不济,会造成这个结果,有一半是我故意放开的,为的 是让她的反抗产生「结果」,以作为我发怒和惩罚的理由。
 
  打了个响指,我召唤出三根平滑触手,其中两根捉住她的双手,强迫她向上 举起,剩下一根则卷住自由的那条腿,使她的双脚左右分开,这一次,平滑触手 的动作依然缓慢而不可抗拒,十几分钟后,精灵女孩虽然一脸不甘,仍然被迫摆 出了一个大大的X字。
 
  接着,我命令触手将她举到半空中,只比我稍矮一点,因为飢饿和刚才的对 抗,女孩暂时是没了力气,有没有这个腾空的动作都无所谓,只是接下来要进行 强制喂食,作为主人可不能随便屈就於奴隶的身高……好吧,其实是这次的喂食 也会花上不少时间,我不想弯腰进行……
 
  我有些粗鲁地将麵包抵到了女孩嘴边,隔着薄薄的脸皮,戳着她的牙齿。可 以预见地,只是这么做她当然不肯张嘴,不过这并不是白费工夫,就像我刚才故 意让麵包被打掉一样,她对我的反抗越具体,之后施以惩罚时,便越能在她的脑 海中确立其作为奴隶的赏罚观念。
 
  确认了她的不配合后,我冷笑了一声,捏住女孩的鼻子,逼她张开嘴巴,趁 机把麵包塞了进去,女孩啊呜啊呜地挣扎着,拼命摇着头,最后一口咬断麵包, 转向另一边,竟然是要麵包给吐掉。
 
  比我预想的要有骨气多了。
 
  明明报告中,她对丢进箱子里的食物,也是会老实吃掉的,现在居然出现这 样的抗拒反应,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仔细一想,可能性还真不少,比如说认 定我是诱拐事件的犯人、上午的那番粗暴对待,再比如说我将她的衣服撕毁,并 且没收了重要的项炼……
 
  原因是什么都好,如果她完全不抵抗,那可就太无趣了,即便她的抵抗只能 是徒劳。
 
  察觉了她的目的,我眼明手快地捂住女孩的嘴巴,让她吐不出麵包,然后两 手并用,箝制住她的下巴,硬是逼着她将嘴里的食物咀嚼咽下,嘴里的东西滑过 喉咙的瞬间,女孩的眼泪扑簌簌地掉了下来。
 
  我装出一副得逞的样子,再次将麵包递到她的嘴边。
 
  女孩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只是依然不肯张嘴。
 
  这一次,我换了另一种逼迫的方式,手掌在女孩的腿上不轻不重地一拍,制 造些微痛感,然后再把麵包往前递了递,见她仍不为所动,我又重複了一次动作, 只是这次拍打的地方换成了腰肢。
 
  我要传达的讯息很明确,如果她不肯吃麵包,我就这样子打下去。
 
  只不过,头几下拍打,我故意採用了不痛不痒的力道,只会让她觉得屈辱难 受,以此来激起她的反抗心,觉得即使不配合我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於是,在 接下来的十几分钟力,我不断重複着拍打的动作,变着部位变着力道地拍打她的 全身,尤其是屁股、下体、胸部和大腿内侧,偶尔还会掐捏阴蒂和乳头,反正怎 么令她痛苦怎么来。
 
  捏住鼻子,只是为了让她知道,无论再怎么反抗,我总是能让她吃下东西的; 但是从第二口开始,思路就不一样了,目的在於透过持续不断的施暴,让她主动 屈服,而开头刻意放松力道、延缓这个过程,则能够使她的感受更加深刻,并且 明白我的不可违逆。
 
  终於,在某一次我重重地捏了女孩的阴蒂、令她泣叫着求饶后,她总算肯张 嘴咬下一口麵包了。
 
  作为调教者,我适当地装出得意的嘴脸,嘲笑她的徒劳。
 
  在女孩咀嚼的时候,我并没有催促,直到她吞咽以后才再次递上麵包,虽然 有了刚才的逼迫,她仍然下意识地撇开头。
 
  於是,我再次用不痛不痒的力道轻拍她的臂膀,又一轮的拍打喂食回圈开始 了。
 
  当女孩的胸部、屁股和下体红肿一片,而麵包只剩下小半条时,她才终於认 命,不用我的催促,肯乖乖张嘴吃东西了,作为奖励,我摸了摸她的头,以示嘉 许。
 
  这个动作,导致了女孩的又一轮痛哭……和受到伤害时的眼泪不同,这次的 泪珠,是对於向我屈服的自己的不甘……
 
  好不容易,给女孩喂完了午餐,我拍掉手上的麵包屑,打了一个响指。 
  那一瞬间,女孩的眼睛里再次闪过惊惧,看来她已经明白这个动作就是召唤 触手了,而到目前为止,我召唤的所有触手都只会给她带来苦难……
 
  确实,大多数的触手,对於未经人事的女性而言,意味着侵犯和伤害,不过 只有那样的话,我还不如直接把她丢进触手园,哪里还用费工夫进行调教。 
  这次召唤出来的,并非平滑触手,虽然主体上依旧没有皱摺,但是新触手的 前端,被刻意做成了男性性器官……也就是俗称的肉棒。
 
  我抓住新的触手前端,做出手势,示意女孩张开嘴巴。
 
  意识到我的目的,女孩拼命地摇起头来,食物也就罢了,对於将触手这种异 物放入口中,她感到本能的恐惧,於是我两指轻轻捏住她的阴蒂,这是她全身上 下最敏感的部位,也是最能瓦解她意志的地方,由於刚才的一番调教,这回她没 等我开始用力,很快地就屈服了,张开嘴巴,让我将触手放了进去。
 
  我用力一捏触手,很快地,女孩的眼中出现了一丝惊讶,眼中的抗拒散去不 少,看来她是明白了。
 
  虽然新触手的造型猥亵了点,但是这根触手,其实只是单纯的输水装置,只 要挤压阳具造型的部分,前端就会喷出饮用水,可以依挤压的力道不同调整水量。 
  女孩理解了这一点后,我便不再挤压触手,而是简单地扶着,让女孩自行去 吸吮触手,以摄取水份。
 
  和麵包不同,女孩喝水的时候要主动多了,一方面是喂食麵包在前,她已然 明白了对我的反抗没有意义,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她渴坏了,运来这里之后,她几 乎没有停止哭泣过,再不补充水份就要脱水了。
 
  在被绑来这里的过程中,看押者给予食水的频率是固定的,或许是因为不知 道下次什么时候还能喝到水,女孩喝得又急又猛,小肚皮甚至有了鼓涨的趋势, 我看在眼里,只是微微冷笑着。
 
  不一会儿,精灵女孩松开了触手,脸色微红,双腿开始不安地扭动着,小脸 抬起来,露出哀求的表情。
 
  果然不出我所料,一时间喝了太多水,想内急了,只是在我这个外人面前, 她怎么也不想露出这种糗态吧!
 
  然而,我是不可能会离开的,作为调教者,我绝不会错过任何一个可以催毁 她自尊的机会,我摆出戏谑的表情,看着她徒劳地想夹紧双腿,然后用精灵语问 道:「想尿尿啊?」
 
  闻言,精灵女孩露出了错愕的神色,她大概一直以为我不会说精灵语吧! 
  拜託,身为卡莉大人的首席魔法顾问,我可是精通十三族语言,要是没有这 种程度,还怎么对付那些奴隶啊?不过,身为调教者,可不能配合奴隶行事,往 长远地说,大多数的奴隶一生都会至少转手两三次,如果碰到语言不同的主人, 难道还要主人特地去学奴隶的语言吗?就算是为了奴隶本身,她也让她们累积学 习外语的经验,至少要能听得懂通用语才行,所以调教中,我都会尽量不去使用 奴隶的母语。
 
  至於现在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除了方便以外,更重要的是,对於女孩子 来说,在他人面前失禁是相当羞耻的事情,是无论如何都想避免的事,而此时我 却一语道破她的困境,用的还是她最熟悉亲切的精灵语,令她在错愕的同时,也 燃起了一丝希望。
 
  「不想在我面前尿出来是吗?」我脸上带笑,用轻松的语气问道。
 
  精灵女孩霍然大喜,拼命地点头。
 
  所以说,她就是太天真了嘛!我呵呵笑着:「简单啊!我帮你。」一边这么 说道,我一边伸出手指,伸往她的下体,多年的研究经验,加上稍早检查过她的 身体,我毫不费力地按住了她的尿道口。
 
  精灵女孩的表情凝固了。
 
  虽然早上也被我摸了个遍,但是当时她正处於自暴自弃的状态中,印象并不 深刻,可现在我只用一根手指,还是按压在她因为尿意而集中注意力的下体上, 感觉来得尤其强烈。
 
  再然后,明白我要怎么帮她的瞬间,精灵女孩开始厉声尖叫,疯狂地扭动着 身体。
 
  明明不久前才被我弄到脱力呢!她的潜力真是不可小觑。
 
  为了让她集中精神感受即将失禁的羞耻,我并未因她的抵抗而施以惩罚,只 是控制着手指和触手,不让她挣脱而已。
 
  不一会儿,女孩的极限就降临了,只见她小脸胀红、全身发颤,抵抗越发强 烈,同时泣叫的内容也变成了求我让她排泄……
 
  我不理会,一个劲儿地按住她的尿道口,作为调教者,可不能屈就於奴隶的 恳求。不过说实在的,这活儿其实也不容易,只要稍稍偏移一点,她便能得到解 放,如果追求成功率,其实应该要让触手代劳的,但是初次失禁带给女孩的冲击 是最大的,为了追求效果,我还是决定亲自上阵,这是调教者和奴隶之间的比赛。 
  以前我可也没有试过这种调教方次,在这方面算得上是新手,不过要以经验 而论,精灵女孩可就差得更远了,她恐怕没想过会有被人按着无法排尿的一天… 
  …在触手的辅助下,我总算是坚持了超过半个小时,直到女孩的嗓子都哭哑 了,才在全无预兆中把手松开。
 
  随即,女孩下身用力一抖,一道壮观的大泄洪汹涌而出,憋尿憋得太狠,使 她的下体完全不受控制,一颤一颤地喷出金黄的水柱,打落在地碎散开来,同时 碎散的,还有她身为女性的自尊……
 
  当我操控着触手将女孩放下时,她一脸呆然,小嘴一开一合,眼睛里也没了 神采,任由自己的双腿无力跌坐在仍然温热的尿液当中,就连我将手指伸进她的 嘴里,将刚刚沾到的尿珠擦在她的小粉舌上时,也都没有反应。
 
  糟糕,看来是做得太过火了。
 
  实验就是这个样子,总是有些超出人预料的地方,这一次,我稍微高估了女 孩的承受能力,看来下次实验,应该缩减憋尿的时间,这点待会要写到报告里, 现在就先来补救吧!
 
  我召来哥雷姆,吩咐他们去准备热水和洗浴用品,然后调整地板让尿液渗透 下去。
 
  不一会儿,热水送了过来,是温暖得稍稍有些烫人的温度,我先舀了一小瓢, 淋在女孩的小腿上,她没有太大的反应,於是先从被尿液沾染的下体开始,慢慢 用热水浇遍她的全身,然后仔仔细细地打上肥皂,轻轻搓洗。
 
  原本这是打算留到明天进行的,稍稍改变了一下预定。
 
  和上午以宣告身体所属权的全身触摸目的不同,这次是单纯的清洗,要让奴 隶知道,主人也有温柔的一面,不过这本该是在她表现服从和配合后才进行的事 情,现在则是为了避免她完全崩溃。
 
  清洗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女孩的眼神终於有了一点波动,正被我捉在手里的 小腿,也下意识地挣脱开来,我当然可以强硬地再捉回来,但现在并不适合那么 做,所以我只是单纯地停下动作,看着她。
 
  不一会儿,女孩便自己把脚放回我的手心了,这是个好预兆,代表她已经不 像开始时候那么排斥服从,并且理解该如何接受我的好意。不过,我不能直接继 续清洗的动作,这样会让她误以为刚刚那种小任性是被允许的,但是也不需要进 行惩罚,我只是用沾满肥皂的手,摸了摸她的头,对她的服从表示嘉许。 
  女孩露出複杂的神色,把头深深低了下去。
 
  很好,看来她已经取回意识,并且开始思考自己的处境了。认知到这一点, 我并未表露出太多情感,只是重覆着清洗的作业。
 
  接下来就顺利多了,除了肥皂刺激到身上伤口时,会令女孩有较大的反应外, 过程中她算是相当配合,不一会儿,便搓洗完她的双腿,准备转移至股间。 
  我搓洗的顺序,首先是四肢,接着是胴体,再然后是头脸。四肢是和他人接 触最频繁的地方,较能接受他人的触碰,因此在女孩回神前处理也无所谓,胴体 就不行了,这里象徵了太多的意义,因此我将它留到女孩取回神智后才进行处理, 不过这种顺序上的差别当然不会特意点出来,表面上我是从最容易清洗的四肢, 自然而然地延伸到胴体……
 
  搓洗小腿的时候还没什么,但是女孩的大腿内侧比较敏感,我又刻意採取了 会让她有感觉的抚摸方式——目的并非开发她的快感,那对调教而言还有些为时 尚早,我这么做,只是在测试她的承受能力和服从的程度。
 
  结果令人满意,对於我这个加害者的刺激,女孩感到不适,但是另一方面, 她更加害怕中断我这突如其来的好意,竭力忍耐着挣脱的冲动,甚至当我搓洗到 大腿根部的时候,她也只是稍作犹豫,便朝我张开了双腿。
 
  从上午以来的接触中,我大概掌握了她对性事的瞭解程度,精灵大都晚熟, 她对这一块也是一遍空白,只是有着羞耻心,和明白不能随意被他人观看重要部 位而已,只是这些坚持已经被摧毁的现在,为了延续我的好意,她选择了配合, 任由我触摸她的股间……
 
  隔着肥皂泡,我依然能感受到污垢的存在,一个月的监禁实在太长了,虽然 我早上做了简单的清洗,但这里是女孩最娇嫩的部位,我也不可能徒手用力搓洗, 因此也没能洗乾净……或许这种生理上的不适,也是促使她配合我的原因吧? 
  搓洗下体的过程中,出於试探,我翻开了大小阴唇、褪下阴蒂包皮,甚至用 手指浅浅地探入她的腟道和肛门,这些动作都令她发出苦闷的声音,不过虽然颤 抖得厉害,她也没有将我推开或逃跑,只是本能地瑟缩着身体而已。
 
  真是好孩子。
 
  除了她的头发太长,花了不少时间以外,后续的清洗工作波澜不惊,最后我 用热水沖去所有的髒污,拿了一条大浴巾,帮女孩擦乾身体,因为全身上下再次 被我摸过一遍,这次她更加顺从了,只是脸上的泪痕从未间断过。
 
  打铁趁热,用小毛巾把女孩的头发包起来后,我拿出了一盒药膏,敷在她的 伤口上。这些伤口主要是在抓捕和运送的过程中留下的,当然也有一些因我而来, 为她治疗不是仁慈或伪善,对我来说,仅仅是调教的一环罢了。
 
  药膏里面含有些许薄荷的成份,可以产生止痛的效果,但一般用於没有破皮 的患处,直接使用在女孩的伤口上时,则会在止痛效果发挥前先产生冰凉的刺激 感,除了让她深刻认知我的治疗行为,同样也能提醒她又一次地被我触摸了全身 上下。
 
  失禁过后,也不知道女孩是出於抵抗还是其他原因,她都再不说话了,即使 是被刺激性的药物涂抹伤口,也竭力忍耐着,只是当我处理到下体时,她仍忍不 住发出了悲鸣,甚至又漏出了少许尿液。
 
  这次我再未嘲笑她,简单地清理一下,继续完成上药的作业,最后拿了一条 大毯子将她卷了起来,在心灵受到重创的时候,毛茸茸的触感和温暖的包裹是治 疗的特效果,这不是补偿,同样只是为了调教罢了,毕竟在施压和确立身份的第 一阶段过后,第二阶段的主题是让她依赖上我……
 
  最后,我调整了一下房间的光源。实验室的天花板是可控的发光体,墙壁地 板则都是白色,天花板的颜色会影响整间房间,预设是肉欲和情趣的淡粉色,我 将光线调暗以后,摒退了大部分的触手,只留下饮水触手,在女孩的面前将它调 整至比她胸口略低一点的位置,便离开了。
 
  ………………
 
  哈啊……这次的调教,有点失败啊……打破预定的进程不说,精灵女孩的状 态,也实在令我担心,最后那里是不是该把服从调教先放一放,对她再温柔一点 比较好呢?
 
  希望不会出现什么不良影响。
 
  将实验室的房间调整成单向透明,我关注起了女孩的状态,在我离开的短短 一会儿间,女孩已经从原本坐在地上的姿势改为躺倒在地,果然离开是对的,只 要有我在,她便不能放松下来,或者说已经陷入了没有我的命令便不敢轻举妄动 的恐惧中了吧?
 
  因为刚刚的意外,接下来的调教,必须要重新分配糖果和鞭子的比例了,不 过看来施压的力度暂时是得放缓了。
 
  召唤哥雷姆搬来桌椅和纸笔文件,女孩现在的状态,实在是让我不能放心离 开,下午的工作就决定在这里进行了,啊……还有午餐呢,午餐也还没解决,真 是失策。
 
  当哥雷姆问及午餐的内容时,我犹豫了一会儿,答道:「今天午餐只要麵包 和水就好,果酱也不用了。」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1-09-29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