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的真实性经历]
[我的真实性经历]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天堂 av电影 亚洲av av在线 av视频 欧美av 成人av 日本av]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引用:

 下次发帖注意排版!
我发现现在投往欢欢的文章有很多是
 作者想象的情节,想想天下哪有这么多和自己的妈妈或者妹妹或者父亲之类亲人 发生关系的?我看过一些真实的文章,其中记得有一篇是讲一个小弟因为忍不住 色欲和自己的姐姐发生了关系,现在姐弟两人都生活得很痛苦,哪有象一些网友 写的小说里说的“从此以后过着幸福的性生活”?中国因为几千年的文化关系, 伦理道德上对于乱伦这种事有着很重的禁锢,不是象一些网友说的那么简单轻松。 对于很多写出文章的网友来说,那些情节往往也只是存在于想象之中,事实上是 不能也不敢让它发生的。不过我们还是很感谢这些网友能将他们心里的想法公诸 于众,让大家可以相互探讨一下,也可以满足一下大家被捆了几千年的一颗无罪 的色心。
 
    我一直相信男人都是很色的一说,我想这是天生的,并不是后天因为什么不 良影响才产生,所谓食色性也,中国一直以来对于色字说得很不堪,其实只不过 造就了一群白天道貌岸然夜晚淫秽不堪的伪君子,就这一点来说,我们比西洋诸 国做得很差。
 
    现在回想起来,我很小的时候就对异性有幻想,只不过小时候不解男女之事, 所以幻想的东西也就幼稚之极甚而称得上可笑。
 
    记忆中第一次受到异性的刺激是大概几岁的时候母亲背我上街,当时我的手 从母亲的肩头垂下触到了伊的胸部,感觉很是不同,而且软绵绵的极是舒服,便 老实不客气地两手各抓一个乳房抚摸挤压,当然一个几岁的小孩子的这些动作是 不会被当真的,母亲只以为是小孩子依恋母亲的亲昵之举,而路人看了当然也不 以为异,却不知这个小孩心中所想所感的却是另一回事。
 
    小小的时候对于异性的好奇现在想起来是很可笑的,我至今记得当时一个和 我家大人交好的一个阿姨爱穿绿裙,那明艳的绿色在当时来说是很时髦而具诱惑 力的,小小的我一看到那袭绿裙便会兴奋不已,小心眼中一心想的便是钻入阿姨 的绿裙下去,至于钻下去要干什么却是从来没有想过,好象只要一想到钻进去, 就已经足够令我兴奋了。
 
    还有一次是被大人发觉了一点点的,记得有一次和家中长辈到另一家去玩, 看到他们家有本杂志上有一幅油画,上面画的大概是一个女人死了一个将军很悲 伤地跪在她的面前,那女人是裸体的,我就那么捧着杂志看得入了迷,大人之间 谈些什么全然不听不闻,直到一个阿姨惊异地
 
    小孩子初懂人事,第一个接触的女性多半是自己的母亲,而且在小孩子的世 界中,和自己的关系最密切的也是母亲,有这种事实,现在很多网友说到想和自 己的母亲作一次,也就不足为怪。佛洛伊德说男性想和自己的母亲作爱的想法最 初是来自于想回到母亲身体的潜意识,不知是也不是,他还提出一个学说说男性 都有杀父娶母的潜意识,这个我就不敢苟同。对于小孩子来说,母亲是自己接触 最多的成熟女性,很多小孩子也就是从母亲那里知道女人是什么样,当小孩子略 有性意识时,常常也会把母亲作为自己性意识的对象。我自己也是如是,只是一 切想法存在于潜意识中,并未显现于表意识,所以往往自己也不知道。很小的时 候,有一天中午母亲在床上午休,我自己一个人玩得无聊,看到母亲侧身在床上 睡熟,突然有一种冲动想要接解母亲,怎么接触自然不懂(也幸好不懂,否则当 时恐怕闯了大祸,这一生就不好做人了),于是偷偷站在床边,伸手抚摸母亲盖 着薄毯子的臀部,只抚摸得几下,母亲似乎有所察觉,翻了个身,我便吓得远远 跑开,没了下文。稍大的时候,夏天母亲给我洗脸时穿着背心蹲着给我擦拭身体, 会隐隐看见母亲的半边乳房,那时会看得发了呆,有时母亲觉得我有些古怪,问 我看什么,我只好撒谎说没什么,母亲也不以为意。还有一次是母亲当着我的面 换衣服,穿内衣时不小心把胸部露了出来,虽然母亲极快地又把它遮住,但那一 瞬间的刺激对于一个小孩子而言还是很不得了的。对于自己的母亲,虽然时或看 到一些甚为香艳的镜头,但是并没有象一些网友说的那样日思夜想怎么和自己的 母亲干一回,对我来说,母亲毕竟是母亲,是一个长辈,生气起来也会把我的屁 股打得很痛的长辈,而性的上面,就很少会把自己的母亲联系上去。只有青春期 手淫时会偶尔想到母亲,觉得很刺激,那是后话。
 
    小的时候还喜欢另一种把戏,我不知道算不算变态的,可能算吧。有时父母 都出去了,我会在家里偷偷地把母亲的裙子和内衣拿来自己穿上对镜自照,那时 觉得很兴奋,我想可能算是一种变态的性心理满足,不过这样做的话,就很担心 父母突然回来看见。
 
    当然这些事大人是不知道的,那时大人对于小孩的性心理可能一无所知,也 就谈不上关心,现在的成年人比过去懂得很多,这方面应该注意一下,尤其是做 母亲的,在和自己的儿子一起时要注意一下,不必过早地刺激小孩子的性本能。 小孩子的心理发育不成熟,有时候一不小心看见一个情景,可能会对他将来的一 生有影响。这话说远了,我刚才说到那时的大人对于小孩的性心理不关心,不过 有一回我玩得过了火,终于没能逃脱一顿皮肉之苦。其实说起来也不是很严重, 只不过是大人不在家时,我一时兴起(性起?),在门外的楼道墙壁上画满了裸 体女人,小孩子的画技当然不可能维妙维肖,不过是在一个人形之上画上一头长 发,再在胸的位置画上两个大圈圈当作乳房。小孩子做事不知轻重,只顾画的时 候快乐,不管大人看到后会怎么样,结果自然被一顿饱打。
 
    上到小学的时候,对男女之间的事知道得多了一些,不过还是不懂的多,懂 的少,班上的同学中有特别早熟的,就教我们这些知道的少一点的,比如哪回一 个女同学生病不上课,就有男生笑着说“她在和她爸爸斗虫虫”,一边比划着一 种下流的手势(就是左手食指伸出,右手作一个0 形,食指在0 形中一套一套的 那种)。记得有一个男生特别早熟,下课时会当众掏出他的小鸡鸡来给大家看, 尤其给女生看,不知这位男同学后来会不会变成露阴癖(我想不至于这么严重)。 到五年级时,有点情窦初开了,知道喜欢班上的哪个女生,那种喜欢很纯情,基 本上不带性的成份。
 
    我的性生理真正开始发育成熟是在初中时,那种时候最危险了。对于已为人 父母的朋友来说,当小孩子长到这种年纪,是应该进行适当的性教育了。记得那 时整夜整夜睡不着觉,脑袋里转来转去就是男女之间的事,想得多了,也会考虑 付诸实现的可能性,这种想法就很危险了。我想对于我来说可能情形更加危险一 些。到了夏天,暑假的傍晚,我会一个人出门,借口散步,其实是东游西荡,看 看有没有可能遇到单身的女子可以占些便宜,不过我运气不够好(也许是运气够 好),一直没有遇到过。初一暑假时,表弟堂妹到我家来玩,晚上睡在一张大床 上,有一天晚上我突然发现堂妹虽然很小,可毕竟是女的,这一发现让我心跳不 已,好几天晚上等大家睡熟以后,我就偷偷去抚摸堂妹的下身,还会大着胆子压 一下堂妹的身体,当时很可惜堂妹太小还没有胸部。不过也幸好堂妹小孩子瞌睡 多,我怎么摆弄她她也不会醒,最多只翻一个身。那时我自己也没有发育成熟, 所以不管怎么在堂妹身上摆弄,也不会射精,只是下身觉得涨得难受。现在想起, 觉得很是不该。长大了见到堂妹,总是心里微觉尴尬。
 
    到初二夏天时,把自己吓了一大跳,当时班上来了一个新女同学,发育得比 我们这些同龄人要早一些,人也很漂亮,当我发现她的家就在我所住的楼房的隔 壁时(这意味着她放学上学都要和我走同一条路,要经过一条很暗的小弄堂), 打起了歪主意(也不知那时的我怎么会这么色),有一天晚下下了晚自习我就跟 着她,到小弄堂里一看四周没人,我一把就把她抱住了,她叫了一声,可能是吓 得厉害了,没叫得很大声,拼命地挣脱。其实当时我也吓坏了,把她抱住以后也 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她一挣,我就完全放手了,她又往前走,走了几步就跑了起 来,我站在那里,一时之间吓傻了,过了好久才回家,一晚上我睡不着,老是担 心会有人来抓我。第二天那个女同学把我拦住了,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诚诚 恳恳地对她说让她晚上下了晚自习等我我跟她解释,可能她以为我又打什么歪主 意,当天晚自习前就到班主任家里把我告了。班主任找我时我又吓傻了,净想着 这下完了,但是班主任训斥了我一顿就完了,没有把我拉去见校长,更没有报官。 不管怎么说我现在挺感谢这个班主任,他当时一个念头就可以毁了我的一生。过 了几天,那位女同学转学了,我想大概跟我这事有关,现在想起觉得很对不住她, 想跟她道个歉,不过已经找不到她,就算找到了,这种道歉的话,我也不知怎么 说出口。
 
    那件事后我老实了很长一段时间,到暑假时,一颗心又蠢蠢欲动了。一次到 爷爷奶奶家去玩,爷爷奶奶家在一个单位的宿舍楼里,那种宿舍楼很简陋,浴室 是公用的。当天晚上那个单位搞舞会,宿舍楼里的大人基本都去了,爷爷奶奶没 去,两位老人家睡得很早,我睡不着,自已起了床下楼玩了会儿,再上楼经过二 楼时,看见一个女孩提了水桶往浴室走,知道她要去洗澡,我心念一动,等她进 去后就跟了过去。在浴室门外张了一会儿,发现门没半,可能那个女孩想到大人 都去玩了,就没有什么戒心。我悄悄进去,那个女孩在一个格子间里洗着,有哗 哗的水声,浴室里有一种味道,可能是那女孩身上的,也可能是浴室特有的味道, 反正那会儿我已经紧张得不得了,浴室里没有开灯,黑暗中看到女孩挂在墙边的 内衣裤,我顺手抓了一件来蒙住了脸(好象是内裤),正在不知该如何之际,那 女孩出来了,一看有人她吓呆了,朦朦胧胧中一个雪白的赤裸的肉体象是定格一 样定在我面前,我也吓呆了,这么面对陌生女孩的肉体是平生头一遭,更怕她叫 喊起来,有人来把我抓住。过了好一会儿(也可能只有几秒,当时我已经吓得没 有时间概念了),她往浴室门口跑了几步,喉中发出又想哭又想叫的声音,可是 声音很小(我想这可能叫做极度惊吓过后的失声吧),我突然对她说:“你不要 怕,我不是坏人(闯进女孩洗澡的地方,还不是坏人?呵呵),我来是有事要对 你说……”她可能根本没有听到我在说什么,又发出了几声刚才的声音,我说你 不想听就算了,我走了。然后我跑到外面,刚跑到楼梯口,听见她在浴室里大喊 起来,我吓得一步三窜上了楼跑到自己的卧房里躺下,当夜不用说又是一夜后怕。 
    后来就没有再有过这种事情,虽然我色心依然不减,但是色胆却很小,每次 都把自己吓得够呛,何苦呢。
 
    我真正性成熟是在初三,我是指身体上,初三刚开始我晚上有了遗精,初三 的课本里已经学过这方面的内容,虽然不是很详尽,但已经能让我不会无知到去 想这是什么要死了的表现。母亲有一回对我提起这事,可能伊是想对我进行性教 育,我出于不好意思,就告诉伊我已经知道了,于是母亲就没有再说。那时父亲 工作很忙,常常连我几岁也记不住,更不会来关心我遗精不遗精的事了。
 
    第一次清醒时射精却是初三快完时,这个说起来比较有罪恶感。在那之前我 试过手淫,可能是不得法,没办法达到高潮,所以心里常常还是有很强烈的欲望 和犯罪冲动。那次是堂妹到我家来玩,午休时睡在我的床上,我在桌边做功课, 父母也在午休。堂妹当时在念小学四年级,虽然还是很小,但是个头已经窜了一 大截。当她睡着时我就偷偷去吻她,后来冲动实在压不住了,我就象初一暑假时 一样轻手轻脚爬上床去压住她,开始以为还不过象以前一样不过是满足一下心理, 不料刚压上去,一种怪怪的感觉上来,没几秒就有东西流出来,同时伴以很舒服 的感觉。赶快到卫生间一看,内裤粘糊糊地有很多东西,知道是精液。当时的感 觉现在也说不清了,好象射精过后,对于自己猥亵堂妹的行为突然有一种很强的 犯罪感,擦了一下内裤,就没有再做坏事了。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有一天晚上冲动得实在睡不着,在床上压着被子磨擦下 身,快感越来越强烈,终于射精,后来发现用手感觉更好,就这样学会了手淫, 这以后一有冲动就用手淫来解决,犯罪的念头就基本上没有了。再加一句,我从 来没有觉得手淫是一件不好的事,有很多朋友刚手淫时决是快乐与犯罪感并存, 我从来没有过,对我来说手淫就是很好的泄洪道,并且对于身体也不会有什么不 好。所以我从来没有过什么心理上的负担,直到现在我有了未婚妻,性事上可以 满足,还是常常手淫。不可否认手淫是一种与性交完全不同的快乐,我想它的长 处就在于你不必顾及别人的感受,一切完全在你自己的掌握中吧。
 
    到了高中的时候,我的心理上反而比初中时更为单纯,想那种事的时候比初 中时少很多了,可能是手淫的功劳吧。但并不是完全没有。我有一个表姐,小时 候极疼我的。我高中时她结了婚,有一回到我家来玩,顺便铺导我的功课,当时 表姐初为人妇,还没有怀孕,身体的曲线相当完美,当时她站在我的书桌边,上 身伏在桌上,那个姿势非常地打动我。再后来我手淫时就把表姐当作对象。记得 有一段时间在手淫快到高潮时,母亲的形象总是不可抗拒地进入脑海,这让我非 常不安,那时我没有象一些网友文章中所描写的一样可以坦然地想象和母亲作爱, 即使到现在这种念头我也是不想的。且不说我的母亲是一个典型的中年居家妇女 的形象不象网友们文章中所描写的母亲形象那么诱人,我想就算我母亲很漂亮很 诱人,我还是不会有非份之想的,说到底毕竟母亲就是母亲,儿子可以爱母亲, 但是象一些网友们文章中说的那种爱法,我不敢赞同。但是对于想象和表姐作爱, 以及对堂妹作的坏事,我反而很坦然,可能不是直系近亲的缘故。可能有一些网 友认为我虚伪,既然可以对表姐想入非非,对堂妹作出那种事,就算对自己的母 亲有什么想法也是正常的,但我认为我有自己的底线,我的底线就是绝不和直系 近亲发生什么不道德的关系,连想法也要尽量避免。
 
    对于表姐,还记得后来她怀了孕,到我家玩午休,当时我偷看她的下身。不 过孕妇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吸引力,有些网友认为和孕妇作爱是一种享受,这叫作 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无可厚非。
 
    高中毕业后我去当了兵,在部队的三年是很清苦的,大家戏称在军营里连耗 子都是公的。现在社会上很多人认为当兵的都是色中饿鬼。我深受其苦,倒是相 当理解。不过当兵的日子虽然清苦,毕竟还是有军嫂的,我所在的军营里军嫂都 不漂亮,不过有几个还是有魅力,这几个军嫂就成为兄弟们的谈资,军嫂也是普 通人,也有七情六欲,我有一个同乡就曾遭到一个军嫂的勾引,好在他兄的色胆 和我一样小,没有敢胡天胡地。我也有一次不算艳遇的艳遇,有一次到北京出公 差,部队有个首长的女儿恰好到北京玩,托我送一程,从部队到北京有六七个小 时的火车路程,这六七个小时我和那个女孩越谈越高兴,到了北京时那女孩好象 已经把我当男朋友了。当晚我们住在一个招待所里,我和那女孩隔壁,晚上上床 以后那女孩一个人跑到了我房间,我跟她亲热了一番,那个女孩才十六岁吧,也 不是很漂亮,再加上怕以后有什么麻烦,所以我始终都只是拥吻她,也没有真的 动她,只是摸了摸她的胸什么的,第二天我就自顾自走了,那女孩喊我我也装没 听见,当时感觉自己比较混蛋,正好那段时间遇到不顺心的事,是真有心想做个 混蛋。不过没有真的把那女孩办了,可能是混蛋得没到家。
 
    在部队上我的手淫技巧更上一层楼,最喜欢一边看电视上的歌舞一边手淫, 尤其是那些女舞蹈演员跳一些扭来扭去的舞时,运气好搞到毛片时就更是享受了。 只是偶尔想到自己长这么大了还是处男一个,有点心慌。
 
    退伍回乡后,谈了几次恋爱,都以失败告终,不管是对方喜欢我的还是我喜 欢对方的,都没有碰过对方,其实有一个女孩是我老同学,人虽然不漂亮,但是 身材是满诱人的,不过她和我是先做了好几年的好朋友才告诉我她喜欢我,所以 我对她一直没有男女之间的感觉,也没有想到要去动她。她身材好是后来回想才 想起的。
 
    还有一个女孩是歌厅里坐吧的,她和我谈了几天,第一次初吻是和她做的, 她很有技巧,一个吻能让我如痴如醉,现在的未婚妻没有她那么好的接吻技巧, 也可能那时我是初吻,所以在心中把它想象得过份完美了。
 
    有几次实在太寂寞了,跑了几次歌厅,但是钱与色的交易实在不能引起我太 大的兴趣,每次都是兴冲冲地去,坐了一会儿,和小姐们聊会儿,什么也不干就 又出来了。有一回把小姐的上衣都剥了,露出了很好看的胸部,裤子也脱了一半, 还是没做,总觉得这样一桩交易做起来兴味索然。
 
    两年前我才遇到我现在的未婚妻,当时我并不喜欢她,可不知为什么她迷我 迷得很厉害,有时我出言吓她‘你再不走开我就把你办了再甩了你’,她也说随 便我,气得我七窍生烟。她韧性很强,就那么默默地坚持地喜欢着我。有时我在 别的女孩那里受伤了,就习惯地找她聊聊,这种做法现在想起来很自私,可是当 时不知为什么一受伤了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她。有一回终于在她那里过了夜,和她 有了第一次,之前把性交想得很美好,可是真正做起来也就是那么回事,当时我 的感觉是这和吃饭喝水也差不多,那一回是我的第一次也是她的第一次。那次之 后又过了一段时间,我终于觉得受她的宠爱太多了,于是告诉她我要做她的男朋 友,一开始只是一种报恩的心情,后来慢慢地喜欢上了她。在爱上她之后,我才 真正体会到了两个人性爱的乐趣,头一回让她到高潮那晚很疯,短短三十分钟就 让她三次高潮,那以后每次做爱只要我愿意,就可以让她高潮。有时我们也会谈 这方面的事。其实我的阴茎不算大,只是很普通号的那种,之所以能让她次次满 足,我想还是技巧和我们两个人之间的配合,无论体位还是运动的频率都是恰到 好处,这之后我有个结论就是女性在性交中是否快乐并不由男方阴茎大小长短完 全决定,就好象要你做一道菜,材料就是这些,就看做菜人的手艺如何了,佛跳 墙可以做得很好吃,白菜豆腐做好了,一样很可口,手艺差了,就算给龙爪凤肝, 也一样做出一堆垃圾来。我未婚妻比较保守一点,这么长日子经过我调教已经很 有进步了,但是还不够,她可以给我吹喇叭,可是我提出给她舔阴或者玩六九, 她就害羞不肯了,不过我已经非她不娶,以后还有几十年可以慢慢地教,我也不 慌。话说到这里要提醒一下那些喜欢玩换妻游戏的朋友,你们不必费心来联系我, 象我未婚妻那样的女孩子我是不会拿她来开这种玩笑的,我自己的思想也没有开 放到这种程度。
 
    以上大概就是我从小到大的性史,很普通但是真实。实际上在性上(只单纯 论性),未婚妻并不能使我满足,所以说老实话我也有些想发展一个或者几个买 春堂,大家在保密和安全的底线上玩乐一番,也无伤大雅。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8-12-11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