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淫荡人妻  »  [共妻心法](01-02)[作者:chung1977]
[共妻心法](01-02)[作者:chung1977]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天堂 av电影 亚洲av av在线 av视频 欧美av 成人av 日本av]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428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
 
             《司马心法》中记载
 
               贼分三等
 
               上者窃国
 
               次者偷心
 
               下者盗宝
 
  盗窃,最为历久不衰人类行径之一,但是,在一个名叫春满的地方内,有一 小众人,他们偷取自己伴侣的心,却是为了别人,而不是自己……
 
        ──────────────────
 
  「所以,你准许我和他一起旅行?意思是……晚上,我跟他可是会单独相处 一室啊……你该不会是生气说反话吧……」妻子在我的鼓励下,连怯带羞地说出 心中所想。
 
  而她口中的他,是她的初恋,万哥。
 
  「不会啦,烦……」我『刻意』用──已经说了很多次了──的不耐烦语气 回应;但只有我自己知道,『刻意』是为了掩饰内心那种杂乱。
 
  淫妻这种游戏啊,男人可以肉体和情感分开,但女人不同。
 
  女人让别人进入自己的阴道之前,还可能会告诉自己爽过后便一脚踹破对方 小弟,但事后踹破的往往相反是那些,无法让自己爽过的;而且……这次进入妻 子阴道的,是十多年前无疾而终,现在却让她一晚高潮了好几次,甚至,按她的 说法,对上一次在半推半就的情况下,让对方射进体内,还被热腾腾的精液烫得 再一次泄身的初恋情人。
 
  这样的一个初恋情人,对妻子,还有我来说,都有着莫大的刺激……及,各 种考验。
 
  「不会生气……」不耐烦的语气虽然掩饰了什么,但有些事却必须明确;下 一秒:「但你一定要像以往一样爱我。」语调情深。
 
  「傻瓜……我最爱的就是你了。」妻认真。
 
  「可以爱他……但不准爱得比我多。」
 
  「说什么呀,我只是……只是有很一小点喜欢他罢了……毕竟那个时候,要 不是我要到国外读书的话……可能现在……」甜丝,欲言又止。
 
  「现在嫁的就是他了?」我承接了她没说出来的部份。
 
  「可恶。」佯恕:「怎么连你都这样说……我是你妻子啊……」粉拳。 
  「你不也这样想吗?」我面对着妻子说。然后吞回句子的后半部份:『刚刚 明明就是你自己用──认同这个可能性,的语气说出来』
 
  「才没有啦……」懂羞的女人,淫荡起来才最可爱。
 
  「没有吗?」我手探进妻子的内裤内。
 
  「没有耶……喔呀……别……」无力扭腰。
 
  「都湿成这个样子了。」手掌扬上,可见四根指腹上,沾上了一层潺潺的亮 光。
 
  「不是……」四指近距离地在妻子眼前开合,让她看见自己的淫水在指间连 丝,让她越是否认,越不好意思。
 
  「不是什么……嗯……看看这些水,是为谁而流的呢?」
 
  「你……」
 
  「有说谎吗?女人为不同的男人而流出来的水,味道都是不同的」我忽然觉 得自己满有作弄别人的天份,续说──
 
  「只要我尝一口,便可知道你是为我而流,还是为万哥湿成这样了……」说 话间,手指慢慢地移向嘴巴,然后伸出吞头,装作要研究的样子。
 
  「不啊……不要……」妻子自然反应地阻止了我的行动,然后可能连她自己 都觉得自己又心虚又好笑,又发现了这个味道学说的破绽?抗议地说:「怎么可 能尝出来啊。」
 
  「我就是知道。」耍赖。
 
  「惩罚你,也尝尝我的味道,看你分不分得出我现在是什么心情。」
 
  说罢,按下她的身子,让她双膝跪在我根前。
 
  妻子会意,乖巧地解除我下身的束缚,张开咀。
 
  「苦……」她说的是味道。
 
  「对,有点苦……」我说的是其他。
 
  「你吃醋吗?」
 
  「是有点,但更兴奋。」
 
  「唔……变态……看到你老婆都到了……准备跟万哥二人世界旅行的地步了, 你还说更兴奋。都不担心我可能会被他玩得太……爽……乾脆跟他远走高飞,不 回来了吗……」
 
  「不担心,你刚才还说最爱的是我……只要你对我没有隐瞒,我就放心……」 
  「嗯……唔……知道了……唔……」
 
  看着骚妻的头颅卖力地前后晃动,我一边享受她的熟练口活,一边回味,成 功走到这一步的几个重要阶段。
 
           ────────────
 
                 2
 
  几个月前,妻子的初恋情人──万哥,成为了我们角色扮演中的常客。 
  妻子虽然也与外面的人玩过了,但是,无关对错,大多数淫人妻女者,在偷 心、盗宝之间选择,心理状态更遍向於后者……
 
  玩过好玩的,吃过好吃的之后,少玩了,少吃了,虽然没说出口,但可以感 到妻子有点欲求不满。
 
  也因此,角色扮演中的万哥,合理诞生,而接下来的故事也合理地延续下去。 
  「骚货……要是我告诉万哥,你除了他之外,还跟一堆男人玩过了,破坏你 在他心目中的清纯形象,那怎么办。」万哥的其中一次出场,是在一轮前戏之后, 活塞运动中,我这样说到。
 
  「不要啊……」她立即反对。毕竟是初恋情人,有着不一样的玩法。
 
  不但反对,还向我反攻过来。
 
  「要是你说出来,那我也告诉他,你最喜欢戴绿帽,是你要我出去勾引他的, 叫他不用怕,可以光明正大当着你面,一边插你婆,一边羞辱你啊,看你敢不敢!」
 她说。
 
  「羞辱我?会怎样的羞辱法呢?」我腰肢一下一下地下沉,不快,问。 
  「说……你是没卵用的龟公……」她承受我下盘的撞击,边说些我会兴奋的 话:「老婆在你的面前,被他干进洞了你都不敢哼声……」
 
  「还有呢?」
 
  「你老婆被他插得高潮很多次了……身心都快要被他……征服了……」 
  「还有呢?」
 
  「以后……每次插你老婆都不戴套……直到把她的肚子……搞大为止……」 
  观察宾主语的使用,在脑部缺氧的角色扮演游戏中,是最容易掌握扮演者心 理状况的方法之一。
 
  「她?」我明知故问,为了把她带进更深入的状态。
 
  「你老婆啊……」
 
  「嗯……要是这样,那你会怎样回应……」
 
  「那……就让他……射进来……啊……」身体被我撞得上下晃动,半喘气说。 
  喘息也是衡量她有多进入状态的方法之一。
 
  「要是这样,你会跟万哥一起羞辱我吗?」
 
  没有答案。
 
  「万哥在我面前,一边插你,一边羞辱你老公,说我是没卵用的龟公,说你 身心快要被他征服了,说以后插你也不戴套,直到把你的肚子搞大……这样…… 很兴奋是不是……」我边干边重新总结了一次,使妻子更清楚『自己身处的现场 环景』。
 
  「你会跟着万哥一起,也羞辱我吗?」我重複问。
 
  「会……」她终於。
 
  「怎。现在我就是万哥,你老公在一旁,你会怎羞辱你老公?示范一下……」 
  「吻我……」
 
  「谁吻你?喊名字!」
 
  「万哥!是万哥……万哥吻我!在我老公面前吻我!」就像呼吸困难似的, 句子尾部使用了不少力气才能喊出。
 
  「好,兄弟你看到了吧,是你老婆主动要求的,不是我迫她的。」暂时是万 哥身份的我,说罢才舌吻她。
 
  而她热情地回应。
 
  「爽不爽?」
 
  「爽!快死了……」
 
  「兄弟,我比你更早就和你老婆在一起了,后来才借你一用,这么久了,现 在我拿回来用,也很合理吧。」万哥身份的我,也很有把歪理道理两不分的天份。 
  「……」沉默中的我自然也是无法反驳。
 
  「把老公给你的结婚戒指脱下,还给他,羞辱他。」有留意我妻情况的人都 知道,我妻的结婚戒指经常松脱,不解释。
 
  「来,戴上我俩的。」我把早作准备的另一只戒指,套在她的无名指上。 
  「现在你是谁的妻子……告诉你老公。」边问,边加快速度,淫水呠滋呠滋 的声音,晌遍房间。
 
  「现在……现在……我……我是万哥的妻子!啊……」妻在被背德的快感吞 噬之前,在被高潮的旋涡卷没之前,在还没失去意识前喊出。
 
  而我才稍加气力。
 
  不知谁说的,人类的性器官在脑部。
 
  「爽吗……」
 
  「要死了……爽到晕了……」她闭着眼,肏肉一抖一抖。
 
  我吻了一下她冷冷的、微颤的嘴唇。
 
  「还没完啊……现在万哥说一句,你跟着万哥说一句。」然后,在她高潮还 没完全退去之前,下体又再次适度进出。
 
  「……说什么啊……」没有张眼,享受着高潮久久不散的感觉,声音腻腻地 问。
 
  「我,阿万,愿意娶小真为妻……」
 
  「我……」妻子顿住,眼睛总算张开,望了我一眼。
 
  但很快被我用手心盖住,示意她继续闭上眼睛。
 
  「说啊……让在旁的绿帽龟公听到,继续羞辱他,让他打手枪。」肉棒继续 进出,阴道的肌肉开始软和,不像刚刚高潮时那种绷紧,死死括住我龟头,吸住 我肉棒。
 
  可以不单单是进出,而是抽动了。
 
  「啊……啊……我……小真……愿意嫁给万哥……」妻子在我深耕了一会后, 配合着玩。
 
  「不论贫富、肥瘦、都爱着对方。」抽插。
 
  「不论贫富……肥瘦……都爱着对方……呀……」被抽插。
 
  「不论我阿万什么时候要求……小真都会跟我阿万做爱……身体的使用权由 我拥有……」快速抽动。
 
  「不论万哥……什么时候要求……小真都会跟……万哥……做爱……身体的 使用权由……万哥拥有……」被快速抽动。
 
  「日后小真怀上了我阿万的孩子……不论任何人反对……也要把孩子生下来 ……」啪啪啪啪
 
  「日后我怀上了……万哥的……孩子……不论任何人……反对……都要把… …孩子……生下来……呀……」滋滋滋滋
 
  「刺激吗……呼」我也有点气喘。
 
  妻子白肌下泛出一片红霞,在汗水的亮泽下,像皮肤会散出一片薄薄的酒红 色雾气
 
  「我……要死了……真的……太刺激了!」妻两眼失去焦距,艰难地喘着说。 
  「来,跟你老公说,你要离婚,跟我阿万结婚生子……」我知道她快又爆发 了,是玩更激的时候了。
 
  虽然一般情况下,有些说话对某些人来说,是一大禁忌,但──
 
  「老公呀……我们离婚吧……我要跟万哥结婚生子……啊呀呀!!」这刻她 无法思考应该顾忌些什么吧,因为就差一步便能破记录跨过的高潮边缘。为了跨 过,她抛下一切道德枷锁,畅顺地念着被外界视之为禁忌的句子。
 
  「叫他不要转眼,看着你张开子宫,让我射进入你子宫,让你受孕的一刻。」 
  「啊!!不要说了!老公不要转眼!看着我张开子宫,怀上万哥的孩子的一 刻啊!啊!!!」已经到了以自己的理解演绎句子的状态了吗?不过这也说明, 妻子的头脑已经被高潮撞得当机了。
 
  「让你老公替我阿万养野种,你就继续让万哥天天内射,不停替万哥生子。」 我也忍不住了,一边畅快地射进妻子的阴道,一边说着剧本的最后一句。 
  「让老公替万哥养野种!我继续天天让……万哥内射!不停!不停……替… …万哥生子呀……啊啊啊啊!!!」她也用尽最后一口气力喊出,都不介意淫秽 不堪的内容会否破门而出,被其他人听到了,反正是为了回应我剧本的结局;然 后,背脊弓起,反着白眼,唾液在趁她嘴唇开合说话的同时,从嘴角失禁流出。 
  这样的没仪态,却是我认为最美的仪态。
 
  「这次扮演,爽吗?」已经倦怠的小弟弟,还在湿塌的肉洞内躺着。我问。 
  「……」她却再没有回应,只发出呼噜呼噜的鼻音。
 
  「爽,因为这不是扮演……」
 
  看着累死也睡死的她,我自答──
 
  「而是演练……」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0-08-15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