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淫荡人妻  »  [我爱淫妻雅雯](32)(完)作者:骚扰丝袜美女
[我爱淫妻雅雯](32)(完)作者:骚扰丝袜美女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天堂 av电影 亚洲av av在线 av视频 欧美av 成人av 日本av]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803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32、闹洞房(剧终)
 
  此人不是别人,居然是陈莲的那个胖老公。我生气地问他来干什么?他说前 台接到202房客地电话,让他来送浴液。
 
  我根本不相信,正要发怒。他手里的对讲机响了,传来前台小姐的声音: 「崔经理,刚才房间号我记错了。是201房间,不是202房间的。」我正在 思考这究竟是什么套路时,201房间的门开了,那个女孩对经理发牢骚说: 「打电话半天了,怎么才送来?」
 
  崔经理急忙把手里的一小瓶液体递给她。这时我仔细看了看那个塑胶小瓶, 没有任何标籤,我也分不清是不是上次那个迷奸药水瓶。
 
  寒暄了几句之后,经理说最近人手紧张,他不得不亲力亲为,然后推託事多, 匆匆离去。看着他的背影,心里还是将信将疑。
 
  第二天一早,副总来到雅雯的房间,我也在房内,尴尬地站在一边(没和培 训班同事说过我俩是夫妻)。副总神情比较兴奋,对我们说到:「昨晚和公司任 总彙报工作时侯,才知道原来你们是一对。」
 
  我尴尬地笑笑,雅雯穿着睡衣红着脸站在一边。
 
  副总接着说:「任总很关注你们,知道你们以前的游戏。尤其评价你们昨晚 的游戏很精彩。」说到这里,雅雯的脸更红了。
 
  我故意「哦?」看副总接下来讲什么。
 
  「总裁让你们培训结束后,直接到总部赴任。小王你是总裁助理。雅雯,你 是公司公关部经理。年薪都是百万哦!」
 
  我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但看雅雯虽脸色羞红,可面露笑容,很高兴的样 子。
 
  两天后,我们一起坐飞机飞往深圳。飞机上雅雯坐在21A靠窗户的位置, 我坐在21B。副总和讲师坐在22A、22B。飞机快要关舱门时,又上来两 个人,我抬头一看,居然是201房间那对情侣,他们坐在20A、20B,男 的靠过道坐着,坐下时特意回头看了雅雯一眼,女的到没在意我们。
 
  飞机飞行的过程中,前面的男生经常回头斜眼看雅雯的丝腿。我坏水又冒上 来了,示意雅雯丝脚踩在前面两个座位中间的空档扶手处,勾引色狼。可雅雯可 能不喜欢前面那对情侣,虽然把自己的椅背调好,半躺在座位上,丝脚抬起来假 装不经意间踩过去,可每当前面的男生找机会,手放在扶手上,向后滑动要碰到 雅雯的丝脚时,雅雯都把脚抽回来。我看着男生着急又不敢当女朋友面表露出来 的神情,心里好笑死了。
 
  等了半天,女生终於上厕所出去了,当看到男生不顾羞耻地偶尔回头盯着雅 雯的丝脚猛看。我的淫妻病终於忍不住了,趁机抓住雅雯的小腿,不由分说,向 前一伸,把雅雯的整个丝脚放在前面座位间的扶手上了。前面的男生一开始很惊 讶,回头看了看我们(假装睡觉),过了几秒钟把外衣脱掉,假装搭在扶手上 (盖住雅雯的丝脚),然后斜着身,大胆地一只手伸进外衣里,抚摸雅雯的丝脚。 雅雯没有什么反应,任其抚摸。
 
  3、4分钟之后,女生回来了,雅雯很自然地把丝脚撤回。男生依依不舍地 最后用力抚摸了几下,也回身坐好。
 
  当天晚上,我们住进公司的公寓里。第二天一早我和雅雯兴沖沖来到总裁办 公室。雅雯还是一身职业装:白衬衫,黑色短裙,肉色丝袜,黑色高跟鞋。(第 一次见总裁,不敢显得太过份了,所以裙子下摆只到膝盖上10釐米。)
 
  任总虽然50多,但精神很矍铄,眼睛炯炯有神。说话前上下盯着雅雯看了 2分钟,眼睛最后定格在雅雯的高跟鞋上,慢慢地说:「小王、雅雯,你们在北 京的时候,有人就向我彙报过你们很出[ 色] ,是难得的[ 淫才].后来在哈尔滨,
 经过观察,你们更加出[ 色] ,很符合我的要求。所以这次把你们调到总部,希 望你们以后再接再励,完成好我交办的所有任务。」
 
  雅雯急忙说:「任总,我们一定办到!」
 
  「嗯,我相信!」任总还是慢慢说到:「至於报酬嘛,底薪百万。年底分红 更多。」
 
  我乐滋滋地想:老婆[ 付出] 这么多,终於有所回报了。嘴里说:「多谢任 总!」
 
  任总接着说:「你们刚到深圳,一会到财务室领安置费每人50万。公寓楼 暂时只有80平米的,如果嫌小,年底还有机会调换。还有什么困难,找高副总 就可以了,我和他交待过。」我急忙点头。
 
  「雅雯,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交给你。」总裁正说着,门一开进来一个小 夥子。我仔细一看,居然是201房间那个男生。
 
  他径直走到总裁面前说:「爸,我来了。」我一愣,他居然是总裁的儿子! 
  总裁对男生说:「瓜瓜,这是爸爸新任命的总裁助理和公关部经理。」
 
  男生也诧异地打量着我们,说:「爸爸,您昨晚说的一对新助手就事他们?」 
  总裁说:「是啊!你们认识了?」瓜瓜忙摇头。
 
  总裁接着说:「雅雯,你的重要任务就是和瓜瓜一起设计几款我公司的女士 服装。包括:日常职业装、晚会礼服、运动装、休闲装。瓜瓜刚毕业不久,工作 上你们多帮帮。」
 
  我正发楞,雅雯急忙对任总说:「任总,您放心吧。」然后上前一步,拉住 瓜瓜的手说:「你好,帅哥,以后在公司多多关照。」
 
  瓜瓜摸着雅雯的嫩手有点激动,但还是有些困惑,小声道:「你们是夫妻?」 
  雅雯看看我,微微一笑说:「是啊。」
 
  瓜瓜低声问:「前几天晚上,你喝醉了,后来上楼,,,,,」
 
  雅雯悯嘴笑到:「我知道,旁边还有一个同事,是学过按摩的。他说按腿部 经络能帮助醒酒,试了一下,还挺管用的。」
 
  瓜瓜接着追问:「那晚在歌吧,,,,,,」
 
  雅雯接着笑着说:「嗯,我俩去唱歌,正好那里有活动,女士穿上制服免单, 我们就换了一件酒吧的警服。」
 
  瓜瓜还是有些不信。
 
  我在旁边问:「瓜瓜,上次看到的是你的女朋友吧,她在哪里工作?」
 
  「她刚刚毕业还没找工作呢。对了,不是女朋友,我们已经领证了。今晚办 婚礼。」
 
  这时我看到总裁嘴角似乎流露一丝淫笑,对我们说:「瓜瓜,今晚婚礼伴娘 不是临时有事么?要不就让雅雯来当吧!」
 
  瓜瓜一愣。我也觉得不妥,因为伴娘都是未婚女士。可雅雯却回答到:「好 啊,好啊!」
 
  总裁补充到:「瓜瓜,她们以前排练过闹洞房的节目,这样今晚会很热闹的!」 我心想,这都知道,今晚洞房这关看来不好过哦!
 
  晚上7点,婚礼在皇家一号会所举行。来的人不多,但都是各界名流。包间 里摆着8个圆桌。前半个小时,司仪主持婚礼,新娘是当地高官的女儿,今天穿 着传统的白色婚纱;雅雯穿一身红色旗袍,下摆到膝盖,右侧一直开衩到腰际, 但通过一排扣子固定着,腿上穿着超薄肉色裤袜,脚上是红色高跟鞋(怕走路太 累,鞋跟只有6釐米高,脚背大部分都露在外面)。这对新人站到舞台上后,雅 雯退到一边,站在右侧最前面的圆桌旁边。这个桌子上的人很少,我也坐在这, 并饶有兴趣地欣赏着旗袍丝袜美女——我的淫妻雅雯。
 
  可没站几分钟,我发现雅雯晃动了一下,仔细一看,操,雅雯旁边的椅子上 坐着一个十七八岁男孩,这个男孩居然偷偷伸手探入旗袍,摸雅的丝袜小腿。雅 雯一则觉得此时是大庭广众,且人生地不熟,不好打扰大家;一则觉得让人发现 不够丢人的,所以急忙想走开。可刚一迈步,小男孩死死抓住雅雯旗袍开衩下摆 的一角,旗袍最下麵的扣子「啪」一声开了。雅雯赶紧停住脚步,不敢走开。可 小孩不依不饶,用力往回一拉雅雯,「啪」的一声旗袍倒数第二个扣子也开了, 半条丝袜美腿已经暴露出来。雅雯吓得不轻,赶紧往小孩身边靠了靠,以免被别 人发现。
 
  小男孩一看阴谋得逞,嘴角淫笑了一下,手伸到旗袍里,直接摸雅雯的丝腿。 (雅雯旗袍开衩处有5个扣子,此时最下面2颗已失守,还有3颗分别系在大腿 3/ 4处、大腿根、腰间)
 
  我在旁边看得又气又急。这要是让别人看到,大家肯定说雅雯闲话。可我心 里却痒痒的,好希望小孩继续「深入」下去。果然,小孩一只手在雅雯丝腿、丝 臀处不断抚摸,另一只手偷偷把雅雯旗袍开衩的另外3个扣子都揭开了,可怜的 雅雯一点也不知道。
 
  一会司仪让雅雯上舞台帮忙,雅雯急匆匆走过去。由於5颗扣子全部解开, 旗袍下摆晃动很厉害,开衩处隐约看到雅雯一侧全部丝腿、丝臀。台下男人的目 光全部集中过来,要把雅雯的身体烤热。雅雯这才发现自己下体几乎「失守」! 舞台上忙完,雅雯才跑到洗手间把旗袍整理好。
 
  又过了一会,大家酒足饭饱。大约晚上10点多,新娘有点酒力不支,先回 家了,大部分客人也跟着离开了会所。最后任总让新郎、刚才那个小男孩、伴郎 进入里面一个包间。我和雅雯知道最艰难的时刻要到来了,不过以前排练过闹洞 房的节目,觉得也无所谓。
 
  包间类似一个高级情趣套房,不但装修豪华,而且各种情趣用品应有尽有。 任总坐在中间的躺椅上慢条斯理地说:「下面开始闹洞房了,新娘喝醉了。那就 由伴娘代替她吧。」接着他对刚才那个十七八岁的小男孩说:「牛牛,你先帮伴 娘整理好旗袍,要有闹洞房的样子。」
 
  小男孩答应了一声就跑到雅雯面前,二话不说,把雅雯旗袍的下摆掀起来, 掖到裤袜里面。雅雯一则觉得小孩子如此胡闹,二则,也不好在陌生人面前这样 暴露,所以急忙把旗袍下摆掏出来,恢复原样。
 
  任总一皱眉,对我一努嘴说:「你去。」
 
  我也不知道现在应该怎么做,鬼使神差地走到雅雯后面,抓住她的双手,固 定在她的身后。雅雯想继续反抗,可回头看看我,又看看任总,还是放弃了挣扎。 
  牛牛嘿嘿一笑,从旁边找到一把剪刀。顺着旗袍开衩的第三个扣子的下端, 横着剪了一圈。随着一段旗袍的下摆掉落在地上,雅雯的旗袍变成超超短裙,裤 袜档部已经从正面隐约可见。我松开了雅雯的双手,心里反而有些小高兴。雅雯 回身在我肩膀上捶了一下,小声说到:「看今晚给你带多少绿帽子!」房间的众 色狼会心地微笑起来。
 
  任总对雅雯说:「雅雯,你先去买一包安全套吧。牛牛,你带她去。」
 
  我当然不想错过任何精彩情节,也跟着他们一起出去。牛牛来到隔壁的一间 工作人员休息室门口,推开房门。雅雯硬着头皮进去,看到房间坐着一个保安, 马上低下头说:「你好,大哥。我想买盒安全套。」
 
  保安正在休息,一开始很不耐烦的样子。睁开眼睛仔细一看,眼前出现一位 超短旗袍丝袜美女的时候,急忙热情地说:「哦,好。会所只有前台卖商品,不 过我包里正好有一盒(操,他也不是什么好人),送给美女吧!」雅雯低着头, 不敢直视保安,走过去拿这盒安全套。
 
  保安盯着雅雯看了一会,大声说:「陈雅雯!是你么?我是小学同学宝强啊!」 
  雅雯这才抬头仔细打量对方,也惊叫道:「宝强,怎么是你啊!」
 
  宝强马上解释道:「小学毕业后我就到省城四处打工,这么多年一无所成。 前几年经朋友介绍,来到深圳这家会所当保安才安稳下来。你怎么样了?听老家 人说,你混得老好了!今天你这是,,,,」说着宝强看看雅雯手里的套套和超 短旗袍下的丝袜美腿。
 
  雅雯脸红了,粗描淡写地说到:「朋友婚礼,闹洞房需要恶作剧的道具,让 我来买。」
 
  宝强也知道自己身份,不好多问,便说到:「哦,你们好好玩!」
 
  这时门外的牛牛进来对宝强说:「保安大哥,您免费赠送我们套套,多不好 意思。要不到我们房间品尝一下[ 女体盛] 吧。」
 
  宝强一听,兴奋起来,说:「好!好!」然后问:「女体盛,那谁当模特啊?」 
  牛牛嘿嘿一笑,说:「就是你的小学同学,雅雯姐姐啊。」
 
  雅雯脸唰一下红透了,宝强也有点不好意思。倒是牛牛转身就走,我们跟在 身后。
 
  回到房间,任总早已把道具佈置完毕,房间中间摆放一个长条餐桌。牛牛给 大家介绍一下宝强,然后说:「以前吃[ 女体盛] 的时候,模特都是平躺着。这 次不如玩点花样?」
 
  任总问到:「什么花样?小侄子。」这时我才知道,这个小色狼原来是任总 的侄子。
 
  小色狼看了一眼雅雯,说:「把模特绑一个[ 驷马倒攒蹄] 造型,然后用模 特的双手和双脚摆放食物。」
 
  房间内众人一听口水都要流出来了,雅雯一听要这么这么自己,本能地倒退 了两步,脖子都已经红透了。
 
  小色狼接着说:「[ 驷马倒攒蹄] 本来是一个技术活,捆绑完毕要花半个多 小时,为了节省时间,咱们来个简单吧。就把双手捆绑起来,双脚捆绑起来,再 把双手双脚拴在一起吧。」
 
  「好!有创意。」任总评价道:「牛牛,你和我儿子一起弄吧。」
 
  雅雯知道自己今晚难逃一劫,但面对眼前的阵势,也有些发怵:毕竟以前都 是玩[ 熟] 了的狼友,相互之间也有信任,能得到人身安全的保证;可今天在场 的大部分人都不熟,甚至不认识。
 
  我在雅雯身后用手指捅了一下她旗袍下的丝臀,雅雯回头看了我一眼,仿佛 在徵求我的意见。我不耐烦地说:「别磨蹭,都快11点了,早完早回去休息, 大家都忙着呢!」雅雯最后看了任总一眼,一咬牙,豁出去,走到餐桌前。大家 纷纷伸手「助」其爬上餐桌,雅雯坐在餐桌上犹豫了几秒,一狠心,趴在桌上, 等待色狼们的淩辱。
 
  牛牛过来,把雅雯双手绑在身后;瓜瓜脱掉雅雯红色高跟鞋,放在桌边,用 绳子把双脚绑在一起,然后将雅雯小腿向后弯曲,几乎折叠到大腿上。牛牛又拿 一根绳子,穿过雅雯双手的绑绳和双脚的绑绳,用力一勒,雅雯腿部整个翘起来, 双手双脚挨在一起,最后牛牛系了一个死扣。
 
  大家围拢过来,欣赏着这只「待宰羔羊」。牛牛主动给大家介绍:「[ 驷马 倒攒蹄] 的是最难挣脱的捆绑方法,也是大尺度展现女人性感美腿的一种方法, 更是对美女意志深层次淩辱的一种方法。大家先欣赏一下,然后慢慢品尝!」说 完,将几个圣女果放入雅雯手里、腿弯处、两个丝足之间的夹缝里,最后将一个 圣女果隔着裤袜塞入雅雯的阴道口。
 
  瓜瓜本来早在哈尔滨就很想上雅雯这个丝袜大美女,现在终於要得手。但毕 竟是公子哥,见过世面,不急於下手,反而问身边眼睛直勾勾看雅雯丝脚的宝强: 「雅雯是你的小学同学,上学时候她是班花吧?你有没有追过她?」
 
  宝强哪见过这个场面,此时心思只在雅雯的丝脚上,嘴里吐露真话:「雅雯 不但是班花,还是校花呢。而且经常穿丝袜,我们班男生经常偷看他。」
 
  「都怎么偷看?」牛牛补充到。
 
  「每天做广播体操时,一有弯腰动作,后面的男生都抬头看前排雅雯的丝袜 美腿。」
 
  房间内的人都笑了,趴在桌上雅雯脸更红了。
 
  瓜瓜接着问:「当时想操雅雯么?」
 
  「想!」
 
  「今天愿望就要实现了!怎么纪念一下?」牛牛坏水上来,故意问到。
 
  「我能不能牌照留个纪念?」宝强掏出了手机。
 
  没等我说什么,任总插话到:「可以!」
 
  然后牛牛问:「照片自己留着看?还是给谁?」
 
  「上传到同学的群里!可以不?」
 
  房间里,众人大笑。雅雯实在受不了了。睁开眼睛,红着脸,略带哭腔地说: 「宝强,千万别!那样我以后没脸回老家了!」
 
  宝强一看雅雯真急了,连忙把手机塞回裤兜里,说:「好!好!」。然后迫 不及待伸手要摸雅雯的丝腿。
 
  瓜瓜一把拦住宝强的鹹猪手,说:「女体盛是吃模特身上的食物,只能用嘴 碰,不能用手抚摸的!」
 
  宝强一愣,牛牛在旁边对他:「一会节目多呢,别说摸,操都让你操个够!」 
  听到这话,餐桌上的雅雯身体明显一抖。我心里有些心疼雅雯,但又好奇他 们后面都有什么节目,准备见机行事。
 
  宝强实在忍不住了,假装要吃雅雯两只丝脚夹着的那个圣女果,低头把雅雯 右脚脚趾含在嘴里,不停地亲吻。瓜瓜第二个下手,低头亲吻雅雯丝袜左脚的脚 心。伴郎在一边也跟着凑热闹,吻雅雯的丝袜小腿。
 
  牛牛在一边使坏,亲雅雯的脖颈和耳垂,不停在耳边吹起,弄得雅雯意乱情 迷,有点失去理智。
 
  众人亲吻了十多分钟,牛牛让大家停下来,说要进入下一个节目:「本来准 备了好多节目,如延续香火等,但看今天的气氛,不如彻底换一套新的。」 
  大家问:「什么新的啊?」
 
  「大家现在自由发挥,可以对桌上的这位丝袜美女任意淩辱,怎么样?」 
  众人一阵欢呼,雅雯闭上眼睛,手脚挣扎了几下。眼神里流露出一丝绝望。 
  瓜瓜有些不高兴,指了一下我,说:「人家老公在这里呢,别玩太过分了。」 
  宝强和伴郎这时候才知道我是雅雯老公,诧异地看了我一眼。我到满不在乎 地说:「随意、随意!洞房花烛夜,图个热闹。只要大家玩得痛快就好。而且, 我很想看看大家都有什么花样,学习学习!」
 
  牛牛气呼呼对瓜瓜说:「哥,什么叫过分啊!人家老公都不反对!而且伴娘 此时肯定想要得不行了,巴不得我们操她呢!是不是?」
 
  众人一种大笑。雅雯脸更红了。
 
  任总看到这里插话问:「牛牛,怎么证明呢?」
 
  牛牛不慌不忙,拿出插在雅雯阴道口那个圣女果,放在鼻下闻了闻,说: 「你们看,这颗圣女果早被雅雯姐的骚水浸透了。而且骚味十足。伯伯,要不要 尝一下?」说完牛牛把这颗圣女果放入任总口中。
 
  任总品尝了半天,说到:「嗯,判断正确,确是骚中极品!你们继续吧。」 听到领导这么评价自己,雅雯将头埋在胸前,恨不得钻进地缝里。
 
  有了[ 领导] 的许可,牛牛示意大家脱掉裤子。不一会,几条大鸡巴一柱擎 天,指向餐桌上的雅雯。
 
  一看雅雯马上就要[ 失身] ,瓜瓜急忙说:「雅雯姐明天还要和我一起工作 呢,咱们点到为止吧!」
 
  牛牛不高兴噘着嘴,说到:「哥哥,怎么点到为止啊?」
 
  瓜瓜说:「人家刚从哈尔滨飞过来,今晚别太累了。不如各自打手枪解决算 了。」
 
  听到这里,牛牛不好反驳,又想起一件事对任总说:「伯伯,本来这学期开 学,你让你的私人秘书白洁姐姐陪我到北京。要不换成雅雯姐,好么?」
 
  瓜瓜急忙打断说:「雅雯姐姐和我设计公司制服。不行!」
 
  任总在旁边一笑,说:「牛牛、瓜瓜,不如你们一起带雅雯去北京玩玩吧! 让小王当导游。」
 
  牛牛一听,乐得不行了,对瓜瓜说:「伯伯都拍板了,就这么定了!」
 
  瓜瓜有些沮丧,也慢慢脱掉裤子。
 
  此时,雅雯趴在5个一丝不挂的色狼(我、瓜瓜、牛牛、宝强、伴郎,任总 依然坐在躺椅上)中间,不敢抬头,不知今晚自己还要被怎么淩辱。
 
  可能由於没接触过这么极品的丝袜美女,宝强左手刚摸了一下雅雯的丝腿, 腥臊的精液喷射出来,溅了雅雯一腿的粘液。接着,伴郎也忍不住了,喷了雅雯 一屁股。
 
  瓜瓜并不着急打手枪,他先解开雅雯丝脚上的绳子,拿起雅雯右脚,举在手 中,低头细细欣赏着雅雯的丝脚。我在旁边一看,雅雯的丝脚真他妈性感:足弓 弧线优美,脚心皮肤滑嫩,配上肉色超薄裤袜,朦朦胧胧仿佛凝脂一般细腻,脚 掌没有一丝死皮,每个脚趾都洁白细长,脚趾肚红润圆滑,在肉丝的包裹下显得 俏皮可爱。瓜瓜一边抚摸着雅雯的脚掌、脚背,一边亲吻雅雯的丝袜脚心。一会 又将雅雯的大姆脚趾含在嘴里,吸得津津有味,仿佛这是世间最美的美味。 
  我在旁边也有些忍不住了,拿起雅雯的左脚,抚摸亲吻起来。虽然这是我老 婆的美脚,但此时却感觉这是梦中女神的,可望不可及,如果不抓住这美好瞬间, 转瞬即逝。
 
  瓜瓜[ 吃完] 雅雯的脚趾,腾出右手快速给自己打手枪了,左手依旧不停地 用力揉捏雅雯的丝袜脚心。没撸几下好像就要到忍不住了,他把雅雯的丝脚放在 自己鸡巴上,连续用力摩擦了几下。几秒钟后,白花花的精液喷了雅雯一脚底。 
  牛牛在中间边撸鸡巴,边在雅雯全身摸了一遍。最后站在雅雯测面,对着雅 雯的脸蛋,扑哧扑哧射了好多子弹。由於雅雯开始闭着眼睛,精液喷到脸上才发 现,情急之下,「啊」叫出来了。可一张嘴,牛牛故意将精液射到雅雯嘴里,弄 得雅雯直反胃。
 
  又过了一会,大家都穿好衣服,雅雯也被解开绑绳,站到地上,低着头,躲 在我身后,不敢看大家。任总微笑着走过来,蹲下来给雅雯穿上红色高跟鞋。雅 雯开始有点受宠若惊,说到:「谢谢任总,让我自己来吧。」
 
  任总并不回话,给雅雯穿完鞋,站起来对她说:「我们应该谢谢你,太出[ 色] 了!不过通过这次观察,我觉得你还有很深的潜力!希望以后能主动展示出 更多的本能。」说完拍了拍雅雯的肩膀,又拍了拍我的肩膀,雅雯和我都笑了笑, 点了点头。
 
  任总转身对瓜瓜说:「瓜瓜,你送小王和雅雯回家吧。」瓜瓜急忙拉着雅雯 的右手,往门外走去。我也不甘示弱,拉着雅雯的左手。楼道里,几个男服务员 惊讶地盯着雅雯看,我这才发现,雅雯不但丝袜配超短旗袍十分性感,丝腿上还 明显有好多精斑。我本以为雅雯会低下头,小跑着走出去。可没想到,雅雯依旧 落落大方走在楼道里,脸色恢复自然,还不时向旁边的色狼抛个媚眼,随着腰部 的摇摆,超短旗袍已经无法遮挡雅雯的下体,伴着高跟鞋哢哒哢哒声的远去,背 后一阵色狼的唏嘘声。
 
  后记:写到这里告一段落吧。下面还会写雅雯的故事,但会换一个角度,雅 雯已经从被动参与淫妻,慢慢变成会主动展示自我,实现自我!此刻,从洞房走 出去的雅雯已经变成一个真正的淫妻。
 
  我还会写一些番外篇,解答前文没有交代的细节。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0-06-04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