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淫荡人妻  »  [麻将之后](04)作者:東游浪子
[麻将之后](04)作者:東游浪子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天堂 av电影 亚洲av av在线 av视频 欧美av 成人av 日本av]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633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大家能点一下右上角的「红心」,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四)
 
  说是向夫人的娘家送来一些土特长,要给我们送来。我和妻子立马穿起了衣 服。
 
  五分钟后,老向来了,我和妻子出门迎接。老向从车的后备箱里搬出两个纸 箱子来。
 
  我和妻子赶忙道谢。
 
  我不知道哪里来的鬼使神差的想法,,让妻子送送老向,独自一人把想起搬 进了房。
 
  「你们两个太客气了。不过我今天来确实要有一个事,就是还想和太太见上 一面。怎么样,你们两人最近。」老向趁着空问道。
 
  「嗯——我变得主动不少了。」妻子道。
 
  「是嘛,那就好,昨天打麻将时,志博看起来心情不错。我也把录下的CD 交给他了。昨天我们结束得早,他应该回来就看了吧。」
 
  「嗯,我想我老公应该是看了吧。CD放在电脑里就睡了。几天早上我也看 了。」
 
  「这样啊,有什么感想吗?」
 
  「真没想到自己会有那样的一面,想起那个难忘的夜晚,我——我还自慰了。」 妻子低头小声道。
 
  听到妻子这么诚恳地回答,老向也就毫无顾忌地说道:「我也想那天的事, 手淫了呢。」
 
  「如果那天真的让太太无法忘怀的话——虽然不想做对不起的志博的事,但 是真的没法从志博那得到满足的话——星期二的早上请联系我,家内有事外出。 
  「虽然说好了只是一夜情,但果然还是对太太你无法忘怀呀——」
 
  「其实今天就是为了这个而来的。无论如何请正视自己,来或者不来都请告 诉我一声。」
 
  妻子一直沉默着听着老向的一系列的话。得知了老向的意愿后,也审视了自 己的内心,「想要和向大哥再做一次。」这是妻子的心声。
 
  可是妻子又不愿意做出对不起我的事,所以没有一刻答应,「请让我考虑一 下。」
 
  「好的,我等着。就送到这里吧,太久了,志博会有想法的。」
 
  就在我将箱子搬进厨房是,由於刚才看到老向,我才想起CD的事情。也不 知道这事被妻子知道没。刚忙跑进书房,打开电脑,准备拿出CD。
 
  就在这时,妻子回来了,我手忙脚乱地把CD收了起来,走出去顾左右而言 他道:「老向说什么了吗?」
 
  「他说这些东西趁新鲜吃了好,放久了就不好吃了。」妻子从容地撒谎道。 
  「是呢,今晚就赶紧吃了吧。」
 
  晚上我和妻子吃饭聊天看电视,和往常的周末没有什么区别。
 
  我一直想着CD的事,想着趁妻子还没发现把CD收拾起来。
 
  「老公,我去洗澡了哟!」妻子带着明显暗示的意味说道。
 
  「嗯,好的。」
 
  因为早间已经做了一次,我感觉自己状态还没有恢复。为了不早搞砸,我故 作无知地拒绝了妻子委婉的邀请。
 
  我察觉到了妻子的脸色有些微妙,但那时还并不知道老向向妻子发出邀请的 事,也就没有多想。
 
  我趁着机会准备把CD藏起来。可忍不住又想多看一眼。
 
  当我打开视频,记录的进度和我昨天暂停的下进度不同。画面上出现的是妻 子骑在老向身上的情景。
 
  这不仅意味着妻子知道我拿着CD的事,而且妻子还看了自己一段。
 
  我顿时胡思乱想了起来,妻子不会真的对老向产生了依赖吧?他们又私会了 吗?还是正在谋划着?
 
  看看妻子手机不就知道了。不,绝对不能做这种事。
 
  我们会离婚吗?不过这一切不都是我自己的错吗?
 
  不仅打了那么荒唐的赌,而且一直以来也没能满足妻子——这是妻子从浴室 出来,「老公,你去洗吧。」
 
  「嗯,好的。」为了躲避妻子,我等妻子进了卧室后才去浴室。
 
  淋浴过后虽然冷静了不少,但还是郁结难消。
 
  我对妻子谎称有工作,自己关在书房里,一边喝着闷酒,一边来来回回地播 放着视频。
 
  又手淫了一次,再疲倦地回房睡觉了。
 
  一觉醒来后,看到妻子和往日一样的笑容,我也暂时抛却了昨天的纠结,一 如既往地上班去了。
 
  到了中午,我又收到了老向打来的电话,开始是一阵关於昨天送东西的寒暄。 随后老向约了我中午见个面。
 
  虽然午休的时间的很紧,由於我也迫不及待地想和老向见一面,於是显然答 应了。
 
  刚见面免不了又是一阵寒暄,眼看时间不多了,老向才转入正题:「实际上 ——」
 
  「老向,有什么话直说吧,我现在还是相信你和我老婆的。」
 
  「好吧,那我就直说了。虽然约定了只一次,我也是想这么坚持的。可是看 了那段视屏后,我果然还是无法忘记和田太太那晚上发生的一切。」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那一晚让两人都食髓知味,只是碍於我都忍耐着。如果 我同意的话,两人必然是一番乾柴烈火。
 
  淫妻的快感和佔有欲又冲突起来,「那我老婆怎么说?」
 
  「我想太太表明了心意,说想在见一面。太太没有明确回答,只是说看了视 频自慰了。」
 
  「定在了什么时候?」我问道。
 
  「明天白天,我老婆不在家。如果太太联系我了的话,应该回到我家来。那 个时候怕你冲动做傻事,我留给她我的电话号码,不过至今我们都还从来没有私 下联系过。」
 
  「我老婆呢——还没回信吧——」我顿时感觉嗓子有些干,喝了一口水说道。 
  「嗯,还没有呢。」
 
  「你觉得我老婆她会走出这一步吗?」
 
  「老实说,我也不知道。太太爱着你,这是肯定的。可是和我的那一晚她似 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另一面。我想太太自己现在也很迷茫。」
 
  「明白了。你这么坦诚地说了,我也直说吧。无论是听我老婆讲的也好,还 是看视频也好。我老婆确实从你那得到了从没有有过的满足。那天后,我也做过 各种努力。虽然很不敢,但确实是失败了。」
 
  「老弟,你果然是个耿直的人。我想这就是太太爱着你的原因吧。」
 
  听了老向的话,不知道自己怎么鬼使神差地说了句:「虽然我无法忍受妻子 出轨,但是对象如果是你的话——」
 
  「我明白了,无论怎么样,有什么消息我第一时间向你彙报的。」
 
  「好,今天我们谈话的事我不会跟我老婆说的。我也很想知道她怎么抉择。 时间不早了,那我先回去了。」
 
  说罢我拿着帐单结账离开了。
 
  和往常一样的时间下了班,但我还不想回家,於是来到了公司附近的公园里。 
  我又想起了中午和老向的谈话。
 
  「我他妈这是怎么了——说什么不用在乎我,逞什么强哎。」我自言自语道, 「我到底该怎么做哎。」
 
  我冷静后想了想,虽然刚才在老向面前逞了强,但是背地里告诉妻子不准去。 妻子肯定不会违背我的意愿,更不会把这事告诉老向。
 
  如果我什么都不说,我想妻子明天大概是会去见老向的吧。
 
  昨天妻子送完老向回来,什么都没跟我说,这无疑是最好的证明。
 
  真的对老向没有一点眷恋的话,昨晚肯定会跟我坦白一切的吧。
 
  虽然昨天没有给老向答复,但对我绝口不提此时,心里恐怕已经是动摇了。 
  不过我究竟是想干什么呢。
 
  心底里慢慢觉醒,越演越烈的淫妻欲。其实也是期待着妻子再和老向发生关 系的吧。
 
  紧紧是想想,我发觉我的肉棒又硬了起来。
 
  顿时对如今才意识到的自己的性癖好感到有些困惑起来。
 
  虽然很迷惘,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於是还是打消了强行制止妻子明天 去见老向的念头。
 
  再想想,自己果然还是对明天妻子去见老向的事有所期待。
 
  再次整理了心情,在回家让自己看起来若无其事。
 
  妻子也并没有表现出异样,一如既往的结果我脱下的西服,准备了丰盛的晚 餐。
 
  我们都故作平常地度过了这个漫长的夜晚。
 
  星期二的早晨,妻子送走了我后,收拾好了餐桌。妻子开始电视,看着手机。 想着和老向的约会被我发现了该怎么办。
 
  但是一想到那个销魂的夜晚,妻子感觉身上躁动得有些发热了。最终还是拨 通了手机。
 
  「现在——能见一面吗?」妻子声音有些颤抖地说道。
 
  「好的,我这就来接你。」
 
  「嗯。」妻子挂断了手机,「对不起,老公,我真的爱你,这是我这不争气 的身体——」
 
  与此同时,正在上班的我不断地看着手机,没有任何资讯来。
 
  妻子是拒绝了吗,还是老向退缩了。
 
  终於,有信件来了。是老向的,我心扑腾跳了一下,全然不顾其他地,放下 手头的工作,开始想像着一切。
 
  门铃响了,妻子打开门,看着穿着衬衣的老向。
 
  「太太今天也很漂亮呢,能见到太太真是太高兴了。」
 
  妻子靦腆着,一言不发地快步走向汽车的副驾驶位。
 
  老向察觉到了妻子微妙的心情,没有做多余事。立马登上驾驶位,发动了汽 车的引擎。
 
  「太太有跟志博说吗?」
 
  「没有,这是我自己的决定,这回是我自愿的。」
 
  「是吗,那天真的很难忘啊。」
 
  「我——也是。」妻子小声说道。
 
  到达老向家后,妻子紧随老向来到了老向夫妻的卧室。
 
  这让妻子都点小意外。老向还没来得及上窗帘。妻子就从后面抱住老向说道, 「向大哥,再让我做一次女人好吗?」
 
  「能为太太服务,我很荣幸。被太太这么年轻漂亮的女人称讚,生平还是第 一次呢。」老向道。
 
  「是吗,向太太不也很漂亮吗?」
 
  「是啊,我老婆大概也有这么称讚过我把,不过那应该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 了。」
 
  一边说话,妻子一边环视了周围一番,「今天不用拍了吗?」
 
  「嗯,今天就不用了。」
 
  「太好了,果然这样比较能尽兴呢。」
 
  老向拉上窗帘,转身抱住妻子,两人吻到了一起。
 
  老向的手突然伸进妻子的裙子里。妻子本来已经湿润的小穴,因为老向突然 的抚摸,又分泌除了大量的爱液。内裤瞬间就湿了个透。
 
  「啊——突然就——」
 
  「还没进入正题,太太就这么湿了。」
 
  「从早上开始就一直想着现在,所以就——」
 
  两人互相脱下了外套,妻子穿着水色的内衣,而老向则是一件情趣紧身内裤, 老向勃起的肉棒的形状都清晰可见。
 
  老向龟头分泌的液体想内裤染成了深色。
 
  妻子弄着内裤上的渍斑道:「哇——湿了好大一片呢。」
 
  「一直期待着现在,欲火焚身的不止是你哦。」老向调笑道。
 
  这样的挑起让妻子很受用,作为回报,妻子拉下老向的情趣内裤,给老向口 交了起来。连阴毛都不放过的吸允起来。
 
  妻子一面用老向交给她的全方位口交法替老向服务着,一面双眼寻求认同的 向老向望去。
 
  老向微笑致意,轻抚妻子地秀发道:「做得非常好,能再用胸给我夹夹吗?」 
  妻子二话没说,立刻自己脱下胸罩,将老向肉棒夹在了中间。妻子吐出唾液 来润滑了一番后,替老向乳交了起来。
 
  「比之前更有心得了呢,又给志博这么做啊?」
 
  「没有呢,一直没有找到好的时机。」
 
  「那可不行啊,这样真会让男人很舒服。」
 
  在老向表扬,妻子更卖力地做了起来。不仅仅是乳交,还有舌头舔着露出的 龟头。
 
  「该我了哟——」老向从妻子的嘴里拔出了肉棒,并让妻子躺在床上。吸允 起还沾满着妻子的乳房来,全然不顾妻子的乳房上沾满着唾液和他自己的肉棒分 泌出的爱液。
 
  妻子的乳头立马勃起了,老向见此又用舌尖和指尖逗弄起来。
 
  「啊——啊——」妻子用夸张的呻吟挑逗着似乎还没有完全兴奋起来的老向。 
  另一方,收到老向信件的我已经完全无法投入到工作中,拿着电话,一直有 想给妻子打个电话的冲动。
 
  「不行,现在两人恐怕正在兴头上吧。」
 
  又过了一个小时,我知道这个时候老向已经不可能再给我发任何邮件了。我 只能期待着明天老向告诉我发生的一切。
 
  老向一只正在爱抚妻子胸部的手伸向了下体,果然妻子的爱液已经浸透了内 裤。
 
  「才刚碰到这里就这么湿了呢。」
 
  老向用指尖戳了戳内裤,发出「滋滋」的声音来。
 
  「啊——好热——我想要了——再激烈点。」
 
  背着我和老向私会。偷情的刺激让妻子进入到了比之前更加亢奋的状态中。 
  老向脱掉了碍事的内裤,埋在妻子的两腿之间吸允起来。
 
  「淫荡的味道,真是好吃呢。」
 
  「是——是吗——好吃就都给你吃吧。」
 
  知道妻子已经完全进入状态的老向,又将两根手指插了进去。
 
  「啊——别——要丢了——」
 
  老向舌指并用,「不容忍耐,尽情地丢吧。」
 
  「呜——丢了丢了——」在剧烈的刺激下,妻子艰难地调整着自己的呼吸。 
  突然妻子失声地尖叫起来。
 
  老向用指头更加剧烈地刺激起妻子来,「光是听到你高潮的呻吟就兴奋了。 这次还想看看你高潮时的脸呢。」
 
  一向喜欢用言语挑逗的老向这次有改变了方法。
 
  在找到妻子敏感点的一瞬间,老向用嘴堵住了妻子的嘴。
 
  「嗯——嗯——」正在忘情春叫的妻子,突然被堵上了嘴。只好伸出舌头拼 命搅动起来。
 
  「扑哧——扑哧——」随着妻子下体发出的声音越来越响,妻子迎来了高潮。 
  感觉到妻子高潮来临的老向终於松开了嘴,两人的唾液连成线滴了下来。 
  「让我看看你高潮时的脸。」
 
  老向隔着几釐米的距离看着妻子的迷乱的春容,感受着妻子呵出的紊乱的气 息,指头更加快速地抽动起来。
 
  「啊——又要去了——不行了——丢了,我要丢了——」
 
  随着尖声的呻吟,妻子的小穴里又喷出潮水来。
 
  妻子口中的唾液都流了出来「哈——哈——」地喘着粗气。
 
  「现在才刚刚开始哟,难得你背着志博和我见面,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老向显然是故意提到我的名字,以提醒妻子她现在是一名背负偷情的人妻。 
  无疑会给妻子带来更大的刺激和快感。
 
  「你也一起爽吧。」妻子对老向说道。
 
  说罢取出安全套给老向带上,主动骑了上去。
 
  「进去了呢。」
 
  为了让自己的小穴好好感受老向的肉棒所带来的充实感,妻子一开始只是缓 缓的扭动腰身。
 
  「好爽——再深一点。」在性感的刺激下,妻子渐渐加快了扭动的速度。 
  「小穴里好暖——好舒服。」
 
  两人一边交合,一边说着话。
 
  「一起吧。」老向感觉到自己要射精了,於是对妻子说道。
 
  「嗯——我也要去了,再快点,再快点。」妻子回应道。
 
  妻子又开始了尖声的春叫,「射在里面!射在里面!」
 
  射精后的老向从妻子小穴退了出来。
 
  妻子一把从还在微微颤动的肉棒上拉下安全套,一把又吸允进了嘴里。 
  老向的肉棒又复活了,明明已经年过50的老向,竟然如此有精力。
 
  不久之后,两人又开始了第二回合。两人似乎用各种各样的体会一共做了三 次,不知道妻子其间高潮了多少次。
 
  终於精疲力尽的老向,将妻子搂在怀里,躺在床上。
 
  「今天真的很刺激呢——好舒服。」老向道。
 
  「我也是——我终於还是出轨了。如果被志博知道了的话——你不用担心, 我不会让你负责的。」妻子道。
 
  「啥丫头,人生啊就是这样,总有些冲动是自己无法克制的。现在的我们就 是这样,不用逃避。到现在我们也还没有伤害到谁。从现在开始起,我也不会再 逃避,不会再想着去忘记你了。」老向道。
 
  在来这里之前一直犹豫着要不要向我坦白的妻子,此时似乎已经有了离婚的 准备。一想到这里,妻子眼泪不知不觉流了下来。
 
  老向轻轻擦去妻子的眼泪,「没事的,不用担心,相信我,也相信志博好吗?」 
  说罢,老向轻轻向妻子吻了上去,两人又紧紧的相拥在了一起。
 
  傍晚,老向开车将妻子送到家附近的一个停车场。
 
  「今天上真的是我很美好的回忆,非常感谢。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见面 之类,不是现在该考虑的事。你不要胡思乱想,船到桥头自然直。」老向道。 
  「呃,不好意思,让你担心了。今天对於我来说也是美妙的一天,接下来是 我们夫妻自己的问题了。」妻子道。
 
  老向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向妻子示意后,开车离开了。妻子也逃避似地让自 己尽量不去看老向离去的背影,强迫自己转身离开了,走进了附近的超市。 
  今天,妻子出轨了,以怎么样的方式,发出了怎么声音。虽然对於一切都了 有心里准备。
 
  但还是十分在意,妻子会从心里彻底被抢走吗?这是我最担心的事。
 
  与此同时,淫妻的欲望还是往常一样涌现了出来。想想着妻子淫荡地扭动着 腰,呻吟着迷乱着的画面,我的下体有硬了。
 
  下午3点,老向再次发来了邮件。
 
  「夫人已经回家了,一切进展顺利,具体情况明天老地方见。」
 
  看了老向的邮件时候,时间又变得异常漫长起来,好像一下就到明天。 
  工作结束了,回家的路上我不断调整着自己,好让妻子不发现任何异样。 
  「我回来了。」我进门喊道。
 
  「回来了,累了吧。」妻子还是一如既往的笑脸相迎。
 
  「我去阳台抽根烟。」感觉自己快要露馅了,赶忙跑到阳台躲避了一下。 
  妻子的表现让我真的很吃惊,如果老向不向我透露一切的话,我恐怕根本无 法从妻子的那里察觉出任何异样。
 
  我突然很疑惑,虽然到目前为止,自己确实感受了前所未有的刺激和快感。 
  可是接下来呢,一直这么持续去下去吗?我点燃了烟,让自己舒缓舒缓。 
  放松下来一些的我,决定不管怎么样,先撑到明天,见了老向再做打算。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9-01-22更新.